第一章

  我叫白宇,是一个普通人……

  今年,是2189年,到现在为止,一百多年前人类幻想中的全息投影、3D打印,磁悬浮汽车已随处可见。

  然而一百多年前人类从未想过的——甚至不敢想象的改造人,在大街上起码占据了三分之二多,也就是说,三人中仅有一个是普通人,另外两个就是所谓的改造人;改造人也很好理解,用机械的器官替换掉人类身上已经坏死,亦或是完好的器官。

  这类技术在医学上的贡献是极大的,将以前与现在进行对比,数据显示医院中的死亡人数已大大降低。

  而我,是一个普通人,应该说,是一名彻彻底底的医学院博士,一名医生……

  2189年,一个可怕的年份。火山喷发、病毒肆虐、海啸、地震,不知摧毁了多少城市、人心,又拆散了多少美满的家庭。

  2189年,才刚开头,便使整个世界如同末日一般,让整个城市异常的阴沉,让人胆战心惊的活着。

  我知道,这不是巧合,这一次次的危机,是自然开始还手了,这是自然对我们人类的报复……

  ……

  手术室内,我戴着口罩的脸颊上留下了些许的汗水,一位医生见此,便从一旁搬来一把椅子,同时拍了拍我的肩,示意让我坐下休息休息。

  我用尽内心中仅存的一丝理智,摆出僵硬的笑容,朝他点了点头,表示了我的谢意。

  我坐在椅子上,尽量平复着内心的波动,眼睛朝着手术台上一瞥,顿时让我整个人都不能平静了,我抱住头抑制住自己,嘴巴大口的喘着气。

  我将头转向一旁,好让自己冷静一点。

  只见手术台上趴着一个发福的中年男子,他的脖子背面,颈椎处,有一个很明显的线头露在皮肤外。

  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让我厌恶,不,准确的说是我周围的气氛压抑的让我难受。

  他怎么了呢?他做了颈椎器官移植手术——我亲自主刀。

  是因为做手术是感到太过血腥而令我反胃吗?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做手术;是我在做手术的过程中出错,不小心害死了他吗?

  也不是,这场手术做得非常完美,其实,我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我是一名医生,一场场手术的主刀医生,器官移植科的主治医生……

  当我第一次为这类手术开刀的时候,我全身都冒着冷汗,双手不停地颤抖,尽管我安慰自己:这只是我第一次手术,害怕而已,多试几次就好了。但这并没有什么用,那次,我硬撑着做完了整场手术。

  但渐渐的,我发现这并不是一次两次的问题,我几乎每天都有一场手术,三场、四场、五场……十场……

  这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我不明白自己在恐惧着什么,但为了生活,只能硬撑着,一场,又一场……

  我周围的人,也几乎都成了改造人,这让我很是抗拒,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不敢表达出来。

  过了一会儿,我从所坐的椅子上站起,原本趴在手术台上的那个中年人,早已在我发呆时就被护士推了出去,现在应该已经在普通病房里了。

  我将脸上的口罩摘下来,又褪去了戴在手上的一次性医用手套,洗了手,便朝着我所在的办公室走去。

  路过贩卖机时停了下来,随意买了瓶饮料就走进了办公室。

  待在这个地方,我感到浑身不自在,就好似有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睛正盯着我,我只想离开这里。

  我百无聊赖的打开电脑,一边看着新闻,一边喝着刚才买的饮料,这个时间段也都没什么人看诊,我也难得能休息。

  一个妇女突然跑进来,双手撑着我的桌子,对我大喊:“白医生……我……我爱人现在不知道什么情况……他……他整个人都在那里抖,一……一副神志不清的模样,你帮我去看看吧。”她神情很慌忙,抓着我桌子的手在不停地抖。

  “嗯?”我冷着脸,“你应该去找神经科,而不是来我这里,如果你要挂号,我可以帮你。”

  我起身离开椅子,带着那位妇女来到大厅,帮她挂号了号,转身就来到办公室,抬头一看,下班的时间到了。

  我一刻也没停留,脱下一身白衣,换上自己舒适的便服。

  我几乎是阴着脸走出医院的,路上碰见几个同事朝我打招呼,也都是微微点头带过。

  当我走出这是非之地,整个人释然不少,也放松不少。
第一章
代号:改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