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王平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宋鸾影打开木门的锁回到了家。她走进小院子,经过地上凹凸不平的土坑到达了竖井旁。

  先给爷爷烧水,然后再去做饭,爷爷辛苦了一天一定累坏了。

  她带着微笑,拿起了木勺。

  “不行,三千,一分都不能少!”

  这是爷爷的声音,今天回来的好早啊。

  宋鸾影笑着准备进入堂屋,可接下来听到的一句话,让她瞬间停了下来,连笑容都慢慢消失了。

  “白老渣,你家那个姑娘瘦的跟猴似的,营养严重不良,我收过来也难卖出去啊!老哥啊!你也得看看行情啊!”

  屋里传来另一个老头的声音。

  什么?爷爷要把我卖了!她踮起脚尖偷偷蹲在窗前。

  “黑老眉,你少跟我讨价还价,我这娃天生丽质,是个绝佳的美人坯子,当年我捡回来时都被惊艳的不行。”屋里传来一阵喝水声。

  “还有这名字你瞅瞅,当时写在箱面上,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1000就想打发我,你走吧我不卖了!走!”

  屋内传来推搡的声音,宋鸾影听到爷爷的夸奖嘴角不经意的笑了一下。

  果然爷爷还是不会卖了我的!

  “好,好,三千,给你!”

  屋里传来一声厚重的钞票砸在桌子上的声音。

  “成交!”

  她瞬间绝望了,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木勺也掉在了地上旋转几圈歪在了一边。

  屋里听到动静,先是出来一个眉毛成一条线的老头,然后其后走出来一个满脸白色胡渣的老人,他弓着腰,看到地上的宋鸾影,眼神中闪过一丝怜爱。

  “唉,影影,你也听到了。”

  白老渣叹了口气。

  “但是你爷爷我缺钱花啊!打牌、喝酒哪个不要钱!”

  提到钱,白老渣露出一脸贪婪的笑容。

  “等我长大了也可以挣钱给你买酒啊!”

  宋鸾影小声嘟囔,眼睛里带着一丝微弱的光亮。

  他还是我爷爷吗?

  看到白老渣的笑容,她心中充满了寒意。

  “我活不到那个时候了,影影,明天你继续上学,回来就跟黑老眉走吧,到时候给你说个好人家,乖哈。”

  她的双眼积满了泪珠,白老渣刻意避开了她的眼神。

  “可是我明明很用功......”

  “哦,你是说这些奖状吧。”黑老渣走进了屋里,传来一阵撕东西的声音。

  宋鸾影踮起脚趴在窗口,看到自己的奖状被他一张一张的撕了下来,她的心里也似乎被一层一层的撕扯着。

  “你说上学有什么用啊?这些废纸有个屁用,卖废品一分一斤都没人收!看我都给烧了!”

  白老渣从屋里弯着腰吃力的抱出一大团奖状,缓慢的向外面走去。

  宋鸾影的目光彻底黯淡了。

  第二天,宋鸾影摸着黑走向王平家,发现他家的门锁了。

  以往这时候王平的奶奶都会早早的起来开门做饭的。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早读课,她边读书边瞥向教室的一角,那个空着的座位。

  那是王平的座位。

  以往这个时候,他早就来了。

  想到那个泥泞的背影,她开始慌了,连书上的字都似乎变得不安,纷纷跳动起来。

  可直到老师来了,王平也没有到。

  “上课。”“起立!”“老师好!”

  “同学们好,先说一件事,昨天王平同学不小心摔沟里了,腿受伤了,这几天暂时休学,同学们要注意,走路看好地,有沟要谨记,眼睛拿出来,不要放心里。

  “哈哈哈哈哈哈。”全班笑个不停

  唯独宋鸾影没有笑,她皱着眉头,心里在思量着。

  下了课,宋鸾影在座位上写着东西,这时候,几个女生聚了过来。

  “宋鸾影,外面有人让你出去。”

  那个女生边说边偷笑,一脸的幸灾乐祸。

  她低着头走了出去。

  刚出门口,迎面正是黄鸡三人组,他们走了过来,两个人迅速架住宋鸾影,然后走向了楼梯口。

  “没想到你这个丑逼还有傻子给你出头。”

  “也不照照镜子,对喽,这个丑丫家里连镜子都买不起吧!哈哈哈哈!”

  黄鸡望着沉默不语的宋鸾影哈哈大笑

  “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宋鸾影淡淡的说到,似乎刚才说的不是她一样,脸上毫无波澜。

  “那个小屁孩,我们先是掐住他的脖子,我一只手就拎了起来,然后我们一人一巴掌,再然后我们把他衣服撕了下来。”

  黄鸡漏出残忍的笑容。

  “接着我们废掉了他一条腿,看着他在地上哀嚎,真的是……爽!”

  “而他,到处打滚但是连我们一根毛都没碰到,哈哈哈!”胖雀在一旁笑着补充道。

  宋鸾影眼角慢慢留下一颗颗泪珠,眼神却一眨不眨的直盯着三人,手中拳头越握越紧,发出骨头摩擦的咔咔声。

  “咦,今天怎么这么热啊。”

  “是啊,热的我想脱衣服啊。”教室里,一个小胖子脱下了外套,然后把秋衣往上一掀,露出了里面圆嘟嘟的肚皮。

  “呦还生气了,”一个高个子说完便想一耳光打过去,而宋鸾影瞪大了双眼一动不动,也没有躲闪的迹象。

  “老师来了!”这时候墙角一个冒着鼻涕的小男孩突然叫到。

  眼镜男一把拉住了黄鸡,黄鸡皱皱眉一脸的不爽。

  “算你运气好,在告诉你一件事,他根本不敢告诉家长和老师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们说了,只要他说了,我们就去给他那个老不死的奶奶打残,哈哈哈哈~”

  “老师要来了,快走吧,”

  “老大我感觉手突然发热的厉害,感觉自己神功将成,不用怕老师了。”

  “算了吧,主任的巴掌比我脸都大,对了我刚才有幸挨到一下,那感觉、那滋味....堪比我爸一半的功力了!”

  等到声音渐行渐远,拐角的鼻涕男孩偷偷走了出来,“宋鸾影,你没事吧,我故意说的,其实老师根本没有来。。嘻嘻。。”

  “嘿,你们俩干嘛呢,快上课了快回教室。”楼梯的拐角走出一个身着黑衣手拿纸扇的老师。

  宋鸾影此刻愣住了,她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温柔的女声。

  “影儿,我真希望你永远也不要听到这些话,这个世界要变了!你现在一定是遇到了危险才冲破了我为你设置的屏障,只希望你记住:不要用自己的能力去伤害普通人。”

  声音在她耳边来回荡漾着,她确认再没有多余的声音了才遗憾的睁开了双眼。

  她感觉到自己多了一个除了吃饭打水的能力,这种能力无法形容,就像是本该如此,就像自己生来就会哭就会笑一样。

  “宋鸾影同学,你是不是发烧了?啊,好烫!呼!”

  黑扇老师看到她红着脸愣在原地,于是摸了摸她的头,瞬间手被烫的缩了回去。

  宋鸾影忽然一笑,看的鼻涕男孩羞红了脸。

  “没有,不信老师你再摸摸?”

  “哎,奇怪了,是不烫,人老了,刚刚我一定是打那小子打的,摩擦生热嘛。”

  黑衣老师摇了摇头,双手被在身后慢慢向教室走去,树叶随着风飘来飘去,落在了他萧瑟的身影上,又飘到了地上。

  傍晚。

  黄鸡三人组缓慢的走在路上。

  “昨天那个小子是挺硬气的,被打成那样,愣是不坑一声。

  “哎,什么硬气我看是被吓傻了,还好那天旁边没有茅坑,要是有……”

  “说到茅坑,上次那个鼻涕虫,哈哈被我们几个按在那个到处蠕动着……”

  “你们几个给我站住!”

  宋鸾影不知从哪里出现在他们面前。

  “呦,这不是丑大鸭吗?哈哈哈!”

  三人大笑,完全没有把宋鸾影当一回事.

  是啊!宋鸾影的个子太小了,小到似乎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推倒。

  “先前,我先用石子打到你们,你们打伤我,这笔帐我们已经两清了。”

  “哈哈哈,想不到你不仅丑脑子还有问题哈哈哈!”黄鸡再次狂笑不止。

  “小姑娘,这就像我抢了你十块钱,你还大声说出来这是公平的一样。

  眼镜男微笑的抬了抬眼镜。

  “小姑娘你等一下,我来帮你说下一句,还有一笔账,你不该动王平。”

  胖雀模仿宋鸾影的语气,严肃的表情晃着脑袋。

  “哈哈哈哈哈。”

  “我妈妈跟我说,不能欺负普通人,我想了想,你们三个确实是普通人。”

  “哈哈哈哈哈。。。。”

  听到她的话,黄鸡和胖雀抱着肚子仰在了地上,就连眼镜男都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哈哈哈。。大哥咱们快收拾完她回家吧,马上赶不上动画频道了。”

  “嗯。。咳咳!丑蛋蛋,你知道我们家多有钱吗?我爸就是公安局长的侄子的外甥的同学!那个被我们打断腿的王平,就算他报警,说不定,抓的不是我们而是他自己,哈哈哈哈。”

  宋鸾影听到这瞬间脸黑了下来。

  “王平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们不该仗着自己的年纪去欺负他,我本来想让你们当面向他道歉的,现在看来不必了

  “这小子净说胡话,该不会憨了吧哈哈哈,把她打成昨天那只疯狗一样,然后快点回家看动画片。”

  黄鸡说完撸起袖子九准备向前。

  “我从小就没有见过她,妈妈,这个词真的是很陌生啊。”

  三人正准备前进却发现自己左脚的鞋子开始着火了。

  “还要限制我的力量任由我被欺负,我却连见都没有见过她。”

  三人左脚上的火已经烧到膝盖了

  “她凭什么要求我,凭什么命令我!”

  “鬼啊!妖怪啊!”

  三人吓得边叫,边往后撤。

  却发现突然周围的一切都开始燃烧起来,泥土,旁边的水稻,最近的一棵树,刚好把他们围在中间。

  他们绝望的在地上打滚,尽管火并没有烧到里面的皮肤。

  突然所有的火光消失不见了,而三人的裤子也烧掉了一条腿。

  “这笔帐两清了。”

  宋鸾影说完不见了身影。

  黄鸡深吸了一口气,身上阵阵出虚汗,眼睛男则惊奇的看着宋鸾影,胖雀吓得直哭,眼泪混着泥土弄得整张脸都脏兮兮的。

  还好!

  三人暗自庆幸。

  突然,宋鸾影咧着嘴从旁边的沟里蹦了出来,她手里拿着一块不知从哪捡来的红砖。

  “想想不能饶了你们,不然你们以后一定会变本加厉。”

  她说完就拿起了砖头。

  “女侠等等,我们也很惨啊!你看看我的腿都是他咬的!”

  “我的也有!”

  “我也有啊!”

  在夕阳的余晖下,宋鸾影露出了笑容,一瞬间天地都暗淡无光,可落到黄鸡三人的眼中却显得阴森无比。

  她并没有停止脚步。

  “你不是说好两清的吗?”

  眼睛男惊恐的大叫。

  “我骗你们的!”

  宋鸾影露出微笑,手却没有停。

  “啊啊啊!”

  骨裂声、惨叫声此起彼伏,落入她的耳中竟有些动听。

  砸完眼镜男,她手中的转头已经因为过载碎成了几瓣。

  “哦对了,王平以后就是我的人了,以后谁跟他作对,就是跟我过不去!”

  幽幽的声音慢慢回荡在三人耳边,他们看到周围的灰迹瞬间打了个冷战。

  而宋鸾影,已经消失在了远方的霞光中。
第四章 王平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我是地球叛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