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地球叛裔

  

  作者:深蓝的伞

  “你他喵还我裤衩!”

  清晨的日光照向一条湿透的牡丹花棉被,它正四四方方的躺在阳光下。

  而在被子的旁边,一个光着屁股的裸男正和一只黑色的小奶猫扭打在一起,猫的嘴里叼着一根滴着口水的火腿肠,而它毛茸茸的小爪里,则抓着一条晃动的花裤衩。

  “我可以给你一切!”

  “小到增强力量、速度和获得特殊能力的药剂,大到恒星级光速飞船,全都可以兑换哦。”

  晒着太阳的被子突然站了起来,发出了充满诱惑的声音。

  而这一切,要从一天前的一个奇怪的信息开始说起。
……

  一天前,地球上的所有人类同时接受到了一段信息:

  “第一阶段测试结束,摄蓝文明不扣分,地球文明扣一分,第二阶段测试将在9天后开始。”

  而王平早已经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正在美滋滋的吸溜着老坛酸菜牛肉面。

  世界在喧嚣,不如手中暖暖的你。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王平立刻从砖头堆成的凳子上站了起来,小心的放下手中已经没有一丝汤汁的泡面桶,伸腿穿上断了一个头的人字拖。

  “你好.....哦,房东阿姨啊,怎么了啊...这些人是?”

  王平遮着双眼,适应了一下门外刺眼的亮光,顺着指缝好奇的看向面前的一大堆人,他们有的举着手机,有的举着摄影机和话筒等设备,无一例外,他们都开着亮闪闪的照明灯。

  “快滚!你这个地球的叛徒,快点从我的家里滚出去!”

  房东是个拄着拐杖的老妇女,她晃动着高高的卷发,满脸肥肉皱在了一起怨恨的瞪着王平,右手指着门外大声吼道。

  她是距离王平最近的人,王平甚至能看到她脸上油腻的毛孔。

  叛徒?这可真是个少见的词,大概只有小时候过家家的时候才会指着对方的鼻子,大叫:“你这个汉奸!”

  “叛叛叛啥?胖老东阿姨,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呸!你个叛变人类的奸细,我懒得跟你废话,东西都拿走!”

  胖老东说完就推开王平走进小小的屋里,只留下了了一丝淡淡的花露水的香气。

  王平刚想去阻拦,一群记着就围了过来。

  “王平先生,请问你被网友们亲切的称为“地球叛裔”、“曲中龙凤,人中败类”,心里有什么感受?”

  “请问你对于目前所遭遇的网络暴力有什么看法?”

  “你是否知道地球文明扣一分意味着什么?”

  “你有没有被工作的单位开除呢?”

  .......

  面对周围不停的审问,王平慌乱支支吾吾,话到嘴边却难以开口。

  最近网上的讨论,王平也看见了,大部分人都在辱骂着王平和他的亲人,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各种肮脏的话语都可以不负责任的放在自己的身上。

  尽管有一小部分人认为上辈人的错误不该归咎于后代。

  但是,他们真的知道真相吗?

  他们也仅仅是看到其他国家的媒体发布的所谓的联名状而已。

  王平始终相信,事情的结果一定不是那样的。

  他慢慢头低了下去,手却渐渐握紧。

  屋里一团团黑影被丢了出去,那是王平的一件件衣服、厚厚的红色花纹的棉被、盆和一个装着杂物的蛇皮口袋。

  它们慢慢落在水泥地面上,发出一声声巨响,似乎打在了王平的心头,催促着他的心脏猛烈的跳动着。

  这一切,在那些噼里啪啦的闪光灯下,王平看的清清楚楚。

  “你凭什么扔我东西!房租明明才刚刚交过!等一下!阿姨!这个不能丢!”

  王平着急的大叫到,因为他看到胖老东手中拿着那件灰色T桖,那是他在这城市收到的第一件礼物。

  “胖老东阿姨,你先休息会儿,我来好了。”

  人群中走出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他一副学者装扮,睥睨的看着王平。

  “还跟我装?你爷爷在摄蓝杀了李明亮教授和国外知名天文学家吉恩·希尔,甚至到最后,把自己一队人全杀了,他就是个投靠外星人的狗杂种!我cao......”

  “我不许你侮辱我爷爷!我爷爷在我没出生就去世了,根本不可能杀人!请留点口德!”中年学者还没说完就被王平大声打断了。

  “哈哈!理由都想好了,反应倒是挺快。”

  “不过你知道什么是危害人类罪吗?虽然国家没有发声,但在我们网民的呼吁下,你爷爷判个100次死刑都不过分,要是在古代得满门抄斩!这小子将来一定是个大祸害!没错,观众盆友们,本人就是FCS联盟近期公布的九种职业中最稀有的职业:预言师,据我预测.....”

  王平刚想反驳却发现周围的记者们纷纷围向了中年学者,而胖房东也趁机一把丢掉手中的衣服大叫道:

  “大家好,我叫胖老东,我也知道这个叛徒的独家新闻!”

  而王平的眼里只有胖老东手里的那件衣服,它划出一条漂亮的轨迹,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它将飞到马路的中央。

  可是,在他的余光里,一辆货车正在一个危险的位置飞速驶来。

  他的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而这个预感刚出现,就消失了。

  灰色衣服缠绕着掉进的货车的车厢,一溜烟,车子只剩下红色的尾灯越来越远了。

  “......这小子是真的可恨,每天天没亮就起来,吵得我睡不着,这还不是最可恨的,到了晚上啊,他又回来的很晚,跟今天一样11点多了,水声吵得啊,让我睡不着......”

  胖老东一脸的肥肉像是绽开的菊花一样,笑容满面的对着话筒说着。

  “那还有没有王平拖欠房租、不注意个人卫生、毁坏房屋家具等行为?说的具体点,有额外奖励哦。”

  “有有有!人家都是一交交几年,他倒好每次只交一个月!对了!房间不干净!我墙30年前刚刷的白漆,他住了不到一年就给我都熏黄了!还有那个窗帘.......”

  “嗯,可以,这些可以污蔑一下,呸!美化一下......”

  “再去那个小家伙挖一点,今天完美收工!”

  “咦,他人呢?”

  马路上,地上的行李还零零散散的堆在一边,而王平却不见了踪影。

  坝市是南方的一座繁华的城市,外来人口居多,而王平的屋子位于西南开发区的角落,在这里,有大范围的农村,在深夜里,马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

  王平追着货车几条马路,终于,在它上了国道之后,王平就只能弯着腰喘着粗气,眼睁睁的看着它越来越远了。

  “轰隆!”

  远处传来一声排气的轰鸣声,让人血脉贲张。

  “嘿!小王,出来散步呢?”

  在昏黄的路灯下,一辆反射着绿色金属光芒的A4一脚刹车撞向了王平,在距离王平0.1米左右“吱”的一声停了下来,柏油路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轮胎印。

  林老板每次这样耍酷时,他的后排必定坐着年轻的女孩,对于这一点,王平早已见怪不怪了,他好奇的瞥了一眼后座,果真,透过挡风玻璃,两个身着暴露的姑娘正嬉笑打闹着。

  “没……我被房东赶出来了...而且她把你送我的工作服扔了。”王平支支吾吾的说道。

  林老板歪着头向王平招招手,然后点燃了一只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红色的火星渐渐靠近烟蒂却不见烟从他嘴里出来。

  “没事,我再给你一件!1000块钱从你工资里扣就好了!”

  ???

  1000块?

  我工资直接一刀三分之一?

  “可是你不是说......”

  “送你是吧?当然!但是你弄丢了啊!丢了、辞职都是公司的损失啊,你得理解我的苦衷,做个老板不容易啊!1000块很合理啊!”

  嗯?

  好像有点道理啊!

  是啊,原因是我丢了,所以怪我,没有任何问题,老板还要赚钱啊!而且林老板是个好人,每次一有机会就去资助年轻的小姑娘。

  想到这,王平惭愧的低下了头。

  “对了,你没地方住是吧?你上车吧!四个A给咱王哥开下门!”

  林老板一口浓烟吐到了王平的脸上。

  王平被呛的咳嗽了两声,慢慢走向敞开的车门,看到里面露出一双修长的黑丝,还没说话,里面的女孩就开口:

  “林哥哥,要不你先送我们回家吧。”

  “好嘞,许妹妹,小王,你先等一等,我20分钟后就回来接你。”

  忽然一阵风刮过,右后门“嘭”的一声重重的关上了。

  “嘿!小子轻点!门和B柱都给我砸变形了!”

  “我……”

  我TM都没动手好吗?!

  王平话刚到嘴边,一道绿光就冲了出去,“轰隆!”排气发出的声浪爆炸声震的他有些耳鸣。

  然而,一个小时之后,他还是没有来。

  王平掏出手机,1点36分,一滴豆大的雨水刚好落在了他的屏幕上,随后,周围响起了稀里哗啦的雨声。

  糟了,我的衣服和被子!

  南方多雨,尤其在清晨和夜晚,而此刻,正是夜晚和黎明的交替处。

  这是一座上面是水泥公路的拱桥,在宏国很常见。

  桥洞里,在两个桥墩间,拉着一条细绳,上面搭着一条花被子,被子在不停的往下滴水。

  “正在确认28174693号雾者……”

  “已确认,正在模拟雾者信任引导逻辑……”

  朦胧的声音在桥洞里回荡着。

“引导者信任逻辑已确定

  正在生成……成功!

  引导者信任外貌正在确定……已确定!

  正在分析……正在融合……成功!

  正在将部分权限移交给引导者……成功!”

  突然,花被子的被角动了一下。

  而王平全身抖湿透了,他正闭着眼安静的蜷缩在蛇皮袋上,手里紧紧握着一根只剩一半的火腿肠。

  在他的旁边有只肚子鼓鼓的小黑猫,它正低着头舔舐着王平湿漉漉的头发,而周围的地上满是散落的零食包装袋。

  “我...这是?”

  “地球?地球!!!”

  被子一个鲤鱼打挺从绳子上蹦了下来,他原地适应了一下身体,然后朝着王平的方向走了过去。

  “唉,这是谁家的孩子,可怜的娃啊!哎!小东西!我对你主人没兴趣!”

  黑色的小奶猫嗖的窜到了王平的前方,将他护在了身后。看清楚浑身滴水的被子,它吓的浑身的毛都炸开了。

  被子慢慢靠近,遮天的黑影慢慢笼罩住了它,可是,它却死盯着被子,四肢紧绷着,屁股翘的高高的,没有一丝退却的意思。

  “咦,这个长方的玻璃是什么?丢了,嗯,这块五号电池可以。”

  被子拿起了王平的手机,随手扔到了一边的石头上,屏幕碎成了几块,机身甚至冒起了火花,但被子似乎只关注于手中的五号电池,两条被角来回不停的摆弄着。

  “喂,是死赫头吗,我又活了!但是现在有一些奇妙的变化……”被子对着硬邦邦的、有着王平两排牙印的五号电池自言自语。

  “唐老师你好,我是二代先知的徒弟,一代先知已经告知了我们一切,包括您现在的状况。”

  五号电池震动了一下,居然传出了沙哑而又低沉的声音。

  “那老赫子他?”被子的声音有些颤抖。

  “赫连先知年纪大了,经不起几次预言,在您雾潜后不久就故去了。现在是张先知在继续之前的使命。”

  “虚伪的使命?用自己的生命?呸!”

  “这也是我们所有人的使命……”

  “好了,先说说我走以后的一年里发生的状况吧。”

  “唐老师,因为摄蓝文明靠近星系中心的黑洞,时间扭曲极大,您确实过了不到一年,但是地球已经过了19年了。”

  “什么?靠!靠……”

  “……唉,你先说说这些年的情况吧。”

  “......因此,国家的性质已经消失,目前主要是FCS和NEO两个联盟,双方摩擦不断,还有......”

  ……

  “想不到啊,那个丫头居然,真是......厉害,对了,我旁边这小子是谁?”

  “他是您的孙子!”

  “哈哈!我离死前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亲眼看到孙子的帅脸,没想到老天爷给了我这么大的一份礼物!出发前听到他叫王平,王平,哈哈!此生无憾!此生无憾啊!”

  “但,他也是“引”。”

  “不可能!!怎么可能!一个文明怎么会出现两个“引”?”

  “可他确实发生了,想想西方的那位,您就是“雾之使者”。先知说,这是“奖励”,是扣分之后唯一的“希望”。”

  “希望?”

  “先知的意思是,让他接手第二梯队!”

  “去他妈的!不可能,害我就算了,不能害我孙子!想不到这个姓张的和老赫子一样,一肚子坏水!”

  “可...”

  “可什么!!太危险了,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告诉那个什么屁先知,我家王平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他现在在哪!睡桥洞!现在却让他去为了什么狗屁的使命!早干什么去了!!这他妈是人干的事吗.......”

  “……”

  被子慢慢扭头,慢慢走向地上湿漉漉的王平。

  小奶猫见状嗖的一声扑了过去,小小的尖牙一口咬在了被子上。

  被子被角一卷,小奶猫顺势躺在了他怀中,被角轻柔的来回抚摸着浑身颤抖的小黑猫。

  他躺了下去,头轻轻的对向王平滚烫的额头。

“我绝不会让他去接手这个烂摊子的!”

  “屁希望...”被子喃喃自语。
第一章 地球叛裔
我是地球叛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