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1600光年之外的雾幕

  “嘶~你为什么去找他们麻烦?你一个小姑娘怎么打得过他们?”

  王平坐在桥边,手边放着拐杖,他不自觉的用舌头舔了舔牙缝,自从上次蹦掉了门牙,老是感觉漏风。

  “你也打不过他们,你为什么也去啊?”

  夕阳照映在她的脸上,一阵风吹开两边的黑发,露出淡淡绯红的脸。

  “我......那是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哎呦,我以后要低调一点了,我妈骂我结果她自己哭了一天......”

  仅仅是朋友吗?

  宋鸾影低着头眼神掠过一丝失望,手里抓起一块石头丢进了脚下的流水中。

  鼻涕虫吓了一跳,抬头看到还在摆动四条腿,才放心下来。

  宋鸾影扔的石头溅起的水花真好看......

  呸!

  我已经是个肮脏的人了,还在妄想着什么?

  听到她的声音就已经满足了。

  鼻涕虫想着想着羞红了脸。

  “王平,你知道你在我心里是什么样吗?

  “嗯?不知道。”

  “像这样。”宋鸾影说完轻轻伸出手,手心蹦出一团小火苗,火苗鲜红的颜色像血一样,慢慢变成心型,一股温热扑面而来。

  “哇。。”王平瞪大了眼睛

  “这是超能力?那高个子他们?”

  “嘘。。”宋鸾影食指竖在嘴旁。

  “那些不重要,王平,我有些话想跟你说,我怕以后没有机会再说了。”

  王平担心的看向宋鸾影,宋鸾影摇摇头,眼睛微眨。

  “王平啊....每次看见你,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像天空的晚霞,想去触摸却感受不到的温度。更像一瞬间的火花,让你想去避开它,没想到心是棉花,在你不经意间便燃烧了整颗心。”

  宋鸾影红着脸低头小声说道。

  “你呢,王平?”宋鸾影鼓起勇气努力睁大眼睛看着王平。

  “额,我不太懂啊,”王平挠挠头,一幅努力想理解的样子。

  宋鸾影看着王平的样子噗嗤一笑,在心型火光照耀下,两人全身都是红色。

  王平看向宋鸾影红红的笑容。

  “宋鸾影,你给我的感觉,嗯,就像那天我们一起回家的夕阳一样,特别红,直到天快黑了还是照的到处红彤彤的,就像我们现在这样。”

  王平看着宋鸾影,带着微笑。

  “那时候我抬头看你,你脸红彤彤的,像极了那天我奶奶给我买的大苹果,真的,特别特别甜,可惜最近都没有这么红的苹..晚霞了。”

  王平可惜咽了口口水不知道是为了苹果还是晚霞。

  宋鸾影满眼微笑的看着王平,手慢慢举高。

  “谁说没有啊。”

  宋鸾影笑了一声,手中的红心慢慢散成红色光粒,往四周散开,然后一起飞向了天空,一瞬间,整片天空像被红色雨点泛起了一圈圈涟漪,慢慢的,红色的光扩散到整片天空。

  随着天空的愈发的红,宋鸾影的白发也越来越多,整个人也显得越来越憔悴。

  它们发出的红光丝丝缕缕的缠绕在一起,慢慢从空中落下。

  有的落在了大地上没入了土壤里;有的落在了房屋上,却在接触的一瞬间化作红水流下屋顶,更多的是落在坐在石桥上,在两个人的周围。

  此刻,似乎整片天地都被晚霞染红了。

  她慢慢看向王平稚嫩的脸庞,身子靠了过去,轻轻啄了一口,然后慢慢将头靠在了王平的肩膀上。

  “宋鸾影要和王平永远在一起。”

  桥下的鼻涕虫含着泪听完,瞬间四肢无力的躺在了石碓中。

  “嗖嗖!”两阵破空声传来,王平和宋鸾影一先一后倒在了桥边。

  “老朱,你们元素难道都这么刚么?谈个恋爱都玩命的?”

  “首先我不是,然后我感觉你马上就要遇到麻烦事了。”

  旁边的树林里一前一后走出了两个人,一个带着墨镜,一个戴着红色眼镜,两人都是一样的装扮,身着警服。

  “我不许你们抓他们!”

  这时突然从旁边窜出一个小男孩,一把抱住了墨镜男,男孩鼻涕眼泪流了他一腿。

  墨镜男露出古怪的神色看向红眼朱。

  “你...真他妈的准啊!”

  说完低头摸摸男孩的脑袋开始安慰他。

  “哈哈,我和先知学过几招,不过即使是先知,在雾幕面前也仅仅是个无知的凡人。”红眼朱摇了摇头。

  “是那个最新的天文观测结果吗?你跟我讲讲,好了,乖,啊!小子得寸进尺了是吧!”小男孩含着满嘴的鼻涕和眼泪咬住了墨镜男的大腿。

  “是的,说来实在可笑,我们自誉为高等文明,实际上,我们仅仅是在光速坟堆的尸体里蠕动的蛆虫而已。”

  “好了,你大大方方的用人类的语言跟我说,而且不要用一些我听不懂的名词?OK?”

  墨镜男撇了撇嘴,一把拎起小男孩,对着屁股就是一顿乱拍。

  “你知道我们现在看到的星空都是过去的星空吧?”

  “这我知道,因为咱们离它们太远了嘛,光速又太慢。”

  “你把银河系看做一个中间厚两边薄的盘子,地球就在盘子边缘的夹层里,现在,在距离地球1600光年外,也就是“银河系圆盘”的面上,出现了直径一光年的灰雾,遮挡住了背后的星空,而且在以光速扩大,但在一个小时之后就消失了。”

  红眼朱看着他,似乎在等待着他慢慢消化。

  “这...这看起来也没什么啊?雾幕我也研究过,不就是一块破布嘛,嗯......难道!”

  墨镜男张大了嘴,停下了打屁股的手,惊恐的抬头看了眼天空。

  “它,它难道是在一瞬间出现的!”

  “没错!在1600年前,黑雾也就是现在的雾幕,在银河系的边缘处以超光速瞬间展开,包裹住了整个银河系!我们之所以看到的断断续续,是因为,光,就这么慢。”

  “那你说的预言是?”

  “雾幕的身上充满着大大小小的规则坑洞,没错,是有规则的洞,我们计算出了规律,这些坑洞是在传达信息!”

  “什么信息?”

  ““九”和我们的未来!”

  红眼朱目光炙热的望着天空。

  “可惜光速的限制,它传达的信息,经过1600年的星空,到达地球之后,我们仅仅看到了我们的现在。”

  红眼朱遗憾的摇了摇头。

  “可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呢?“九”这玩意谁见过!而且咱们十辈子都不一定出的了太阳系,更别说银河系了!”墨镜男拍了拍他的肩膀。

  红眼朱沉默着望着天空没有说话。

  “这个小孩怎么办?”

  墨镜男指了指王平。

  “老办法。”红眼朱平淡的回到。

  “总感觉这样不太人道。”

  墨镜男拿起一个一对耳机,走到王平边,放入王平的耳中。

  “这丫头居然给那个眉毛连成一片的老头的家给烧了,嘶,太恐怖了。”

  “因为她有一颗元素之心啊,目前世界上所有元素类的仙降者中,有元素之心的人屈指可数,除了咱们的死对头和我,她是第四个。”

  “什么破心,破坏力这么大都应该关起来!还好没人受伤!不然……”

  他看向地上安静的宋鸾影,到吸了一口凉气。

  “小子,放心的去做一个普通人吧,组织会照护好她的。”

  说完,他按下了耳机上的按钮。

  在地上闭着眼的王平突然诡异的站了起来,他居然开始摆动双手,做起了广播体操!

  “每次用这玩意都瘆得慌,也不知道谁发明的?”

  墨镜男看着王平打了个冷战。

  “是你我发明的,每个被选中的人都会为人类贡献一份珍贵的技术。”

  红眼朱带着崇敬,目光深远。

  “过两年,等到先知广播塔建设完成,就不需要我们提前出来了,而这些都是无数先辈付出生命换来的!”

  没多会儿,王平再次倒了下去。

  “好了,记忆清除了。”墨镜男摘下耳机,一把抱起宋鸾影,走向红眼朱。

  “现在国际局势太乱了,不知道从哪蹦出来个九帝组织,说世界是九个上帝创造的,现在是来拯救他们的,呸,九个上帝,怎么不是九个窝瓜呢?”

  墨镜男吐了口口水,一脸不屑。

  “哦对,差点忘了。”

  他轻轻将宋鸾影交给红眼朱,然后再次掏出耳机,走向鼻涕虫。

  “他也是仙降者,带走吧。”

  红眼朱悠悠的声音突然传来。

  “让他做你徒弟吧,他的能力应该很对你胃口。”

  墨镜男走向鼻涕虫,弯下腰,露出和蔼的笑容。

  “小子,你有什么能力啊!”

  “我..我..不知道,总之我什么都没有!”

  鼻涕虫缩了缩身子,擦了把眼泪,然后手偷偷盖住了装着辣条的裤兜。

  这是给宋鸾影吃的,谁也别想抢!

  墨镜男一脸无奈。

  看来要回去才能检测了,这老张也不是啥好鸟,没事老是坑我,他的话,不能信!

  所以,我是绝不可能收他为徒的。

  “小子,你再不听话,我就告诉你爸妈了!”

  墨镜男拽着鼻涕虫的衣领威胁道。

  “我爸我妈去年都出车祸死了。”

  鼻涕虫边说边掉眼泪。

  墨镜男一阵沉默,松开了手。

  “那你现在跟谁过啊?”

  “呜呜....跟我奶奶,我爷爷去世的早。”

  “那还好,你奶奶身体怎么样啊?”

  “我奶奶一星期前就被黄鸡带着一群警察给气死了,今天刚刚下葬,呜呜呜呜啊.....”

  鼻涕虫大哭了起来,眼泪不要钱一样的往下掉。

  “小子,别哭了!”

  墨镜男红着眼一把抱起了鼻涕虫。

  “以后你跟着我吧!叫声师傅听听!”

  鼻涕虫一口唾沫吐向墨镜男,他躲闪不及被喷了一脸。

  这样也掩饰住了他墨镜下方的泪水。

  “好小子,将来一定是个栋梁之材”

  “这个区域是谁负责的?”

  墨镜男突然一脸肃杀的看向远方。

  “这些事你要问李明亮。”

  “对了,他哥不是去参加什么测试,那几个人回来了吗?”

  “没有,已经九年了,一个都没回来!”

  “这个测试,滋滋,不简单啊!”

  墨镜男望向怀中的鼻涕虫。

  “走,师傅带你打黑除恶去!老朱你去不去,回头请你喝酒!”

  “走着!”

  等到四人走远了,地上的王平才慢慢苏醒。

  卧槽,我咋睡着了?

  绝对是昨天练胳膊拉伸练得太晚了。

  咦?我好像掉东西了,咋想不起来呢?

  他低着头来回转圈。

  “咕咕...”

  他柱起了拐杖,摸了摸肚皮。

  好饿啊,今天好像烧鱼肉……

  吸溜……

  回家回家!

  桥的周围渐渐安静了下来,只有潺潺的流水伴着一层层的碎石,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第六章 1600光年之外的雾幕
我是地球叛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