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当套了件旧T恤,穿着条沙滩裤,蹬着人字拖的孙强从小巷里出来的时候,游行队伍已经走出了老远。原本街边看热闹的人群,也交头接耳地恢复了流动。

这个时空里,已经是十月底了,就算是在香江,这身打扮还是清凉了些,加上一米七八,体重两百五的身材,很是为他吸引到了不少师奶大婶的关注。

孙强表示自己也很无奈啊。谁知道窝在屋里打游戏竟然也会碰到时空乱流,系统附体这种事情呢?夏天里在自己屋里穿着休闲一点难道也有错吗?

肚子里的饥饿感正催促他赶紧找饭辙,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摸摸裤兜,沙滩裤的兜倒有好几个,但都是装饰性的,连一个钢镚都没有。就连手机,也丢在电脑旁没随身带来。孙强如今可以说是真正的身无长物了,连块穿越小说里常见的可供典当的手表都没有。

有点尴尬的左右张望了一下,他决定跟上前面的游行队伍,按照后世经验,这种集体活动总该安排发点盒饭什么的吧。

游行队伍人多,还要不时喊口号,向街边人群发点传单什么的,所以速度倒是不快,孙强没一会儿就赶了上去。

眼看着距离队伍尾部不足五十米,孙强正准备放慢脚步慢慢跟着,突然身体两侧各有一人靠了过来,当即便被两个人夹住。夹过来的两人身材倒是比孙强要矮一些,但力量却不是肥宅所能比的。当下左右胳膊就都被紧紧攥住,身体也不由自主的被推到路边。

街道并不如何宽敞,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被挟持到了一家店铺的侧面,那里正有位三十左右的男子,正颇有兴趣看着他。

光天化日的,毫无姿色又无余财,孙强倒是没有如何特别惊慌的大喊大叫,刚想尝试依靠体重优势,抡动双臂将两边的人甩开,就见到那第三名男子举手在他面前亮出个徽章,同时嘴里低声喊着:办差!不要乱动!

孙强如今系统附体,区区粤语,无论听说自然都不成问题。
瞅瞅那徽章,周边有圈英文,正中写着“暗差”两个汉字。不得不说,布局式样实在是够丑。

凭着系统带来的不科学的强大记忆力,迅速回想起自己曾经在网上看过的一篇资料,其中就介绍过这个徽章。据说是由英国人在满清时期请的当地师爷翻译的,就是便衣探员的意思。后世传说中的四大探长,所指挥的就是这些便衣侦缉队。

“尼玛!”孙强暗骂一句:“想不到在这就要浪费一个名额了。”
如今孙强在香江谁也不认识,更没合法身份,既然倒霉地撞在了警察枪口上,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说不得就得认这一门亲了。

被系统加强过的大脑里念头转得飞快,当即呼唤出系统,对着明显地位最高的这个便衣使出了高级心灵控制。

没有叮咚,直接成功!
随即,系统就在脑中给出了相应的资料:刘在明,东九龙观塘警署侦缉队队目。

其他资料也来不及细看,就见孙强胖脸上挤出惊喜的模样,喊到:“明哥!明哥!总算找到你了!”

随着孙强脑中传递的指示,那便衣也露出吃惊模样:“阿强,怎么是你啊?”

这一来一往,挟持着孙强的两个便衣见到这般情况,疑惑之下,自然也就放松了手劲。孙强也不急着挣脱了,只在脑中迅速编写剧本,让那刘在明照着演出。

不得不说,系统的高级心灵控制果然高级,被控制的对象服从性和主观能动性都没的挑。
刘探目毫无滞涩的就跟孙强来了场认亲。“阿强!好几年没见了,你要不喊我还真是认不出了。”一副灿烂温暖的笑容露了出来,还亲热地拍了拍孙强的肩膀。
同时对着两个便衣说到:“这是我姨家的表弟,赶紧放开他。”

眼见了一回什么叫无巧不成书,两个探员自然没什么说道,乖乖的收手,还知趣地转身走开,让出空间给这对从未谋面的表兄弟叙话。

在心里给系统点了个赞后,孙强一番询问,才把情况弄了个明白。

如今这观塘的工厂众多,自然是这波反英抗暴活动的重灾区。刘在明今天受命带人监视这波游行,只怪孙强这气质打扮太过出众,又傻乎乎不加掩饰的跟着尾随游行队伍,而且落单一个人,便被他盯上,准备把这个奇怪的家伙弄过来盘问一下,属于有枣没枣打一竿子的事。

弄清楚状况后,孙强倒也没什么反省自己之类的想法。
这倒好,也不用赶上游行队伍混盒饭了,将错就错的先安顿下来再说吧。

随即就让这位便衣探员小分队的队长带着回到观塘警署,报了个跟他相同的广东梅州的籍贯。并在这位新鲜出炉的嫡亲表哥做保下,顺顺利利的完成身份登记,就此变成血脉相连的香江同胞啦!

随后,又在表哥的殷勤服侍兼买单之下,先去餐馆填饱了肚子,买了两身应季的衣服,最后找了一家安全卫生的旅店入住。

至于穿越小说里常见套路,到表哥家拜见长辈表嫂之类的认亲活动,孙强表示扯什么犊子呢?不过是个工具人而已,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才是本分,能有个名字就是天大的福报了。

总之,靠着这坑爹的系统,穿越之后的融入过程非常顺利。以至于孙强觉得,这个名额并不算浪费。毕竟还有199个小弟可以召,一切肯定都会变得好起来的。

除了暂时还不知道该怎么完成那个处处隐藏着大坑的任务之外。
第一章
太阳照在香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