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这是一个破旧的小巷,两边都是青灰色的砖墙,泥土路面边上还偶尔冒出些杂草。一条小水沟顺着墙脚流淌着污水,在夏日的照射下散发出刺鼻的气味。

孙强正缩在巷口小心翼翼地张望着外面的街道,狭窄的街道上一队队人群正打着各种旗帜标语走过,不时有人领头大喊着口号:“打倒港英政府!”“反英抗暴!” 两旁则有不少行人驻足观望,议论纷纷。

一边探望着,孙强一边跟脑内的那个声音对话。

“外星人造物?行星系宜居化工程的核心组件?”

孙强对这个不明物体的自我介绍感觉有些熟悉,不由疑惑问道:“那个,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我的前任宿主曾经在东南小岛上开创过一番局面,但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

孙强恍然大悟,果然是个熟人!

只听那声音继续说到:“当初被大神挥螯一击,跟你同名不同姓的前任宿主顿时成为齑粉。那一击甚至超越了空间和纬度,我在损耗了大部分能量之后,勉强逃脱,并在时空乱流中找到了你。”

“你难道想让我继承那位前辈的遗志?大神在上,我可不想作死!”孙强惊骇:“这里是哪?能不能放我回去继续把新开档的CK2绅士MOD玩完?”

“为了躲避大神的追击,我乘着那记暴击后产生的时空裂缝,带你来到了1967年的香江,根据我的推算,跨境跨时空后,再被大神盯上的可能性已经减小了77.88%”

“那还是有五分之一强的概率404啊!我虽然读书不多,只是三流本科,但你也不要想骗我!”

“我现在损耗了绝大部分能量,想回去也做不到了。你的当前任务就是帮我恢复能量。你只要不像前任宿主那样的乱搞,咱们肯定苟得住的。”

因为系统附身的缘故,孙强突然发现自己的记忆力变好了,以往看过听过东西和经历过的场景瞬间就能非常清晰的回忆起来。一不小心他还回想起,自己三岁那年被某个邻居大姐姐玩弄小鸡鸡的场景,真是不堪回首的过去。

仔细回忆了回忆当时看过的那篇神作,孙强试探着问到:“也就是说,我的任务就是帮你在这个时空里收集那个所谓的人类的自主信仰?”

“是的!”系统回答到:“我是在原时空的2017年遭到大神打击的,只要你能在这个时空里的2017年之前让我的能量恢复到原有水平,就算你完成任务了。如果任务失败,则抹杀宿主!”

“1967年到2017年。”孙强算了算,“那我还有五十年可以慢慢搞?有系统挂傍身,可以风光五十年,就算失败了也快八十了,被抹杀也不亏啊!只要能苟住不要浪,躲过大神的注视,香江这花花世界金钱美女就全都是我的了。。。”

盘算了一下,孙强觉得尝试一下还是很划算的:“那我需要收集多少信仰?我的意思是,有没有什么衡量标准?”

“因为信仰程度以及个体而不同,所以很难准确衡量。你可以理解为大致为2000万人口产生了中等程度的信仰。也可以换算成200万人口的狂热虔诚信奉,或者是2亿人口达到泛信程度。”

对照那本神作,这系统所要恢复的是被404前一刻的那个水平。

孙强估算了一下:“用心灵控制感染上100万人,然后每个人发展两个狂信徒就能完成了?只要努力努力似乎也不是很难啊!毕竟这世界上的傻子不计其数,据说新世纪里还有三分之一的米国人相信地球是平的呢。”

“目前,系统能量只够维持200人规模的高级心灵控制,其它输出功能全部暂时关闭。”

“从100万人缩水成200人,而且那些位面仓库,质能转换进行物质生产什么的Bug功能全都不能用了?这也太过分了吧?!”孙强心中千万只羊驼奔腾而过,这难道是冰桶挑战的现场么?

“另外,为降低被大神关注的几率,对于在原时空里曾经对政治经济形势以及各个产业发展,发挥过不可替代作用的直接当事人,全部都不允许采取心灵控制功能。”系统不为所动,继续补刀。

这描述有些绕口,孙强仔细琢磨了一阵才算搞明白:“也就是说我只能控制200条杂鱼?你怎么确定哪些是所谓的具有不可替代作用的人物?”

“历史发展自有其脉络可寻,所有卷入其中的人物都必然会带有相应的时空波动特征。因此,咱们从原时空穿越到这里,只要是跟咱们的时空波动特征相似性从统计学意义上是不可忽略的,就必然是在原时空里发挥过相应作用的人物。相似度越高,说明对历史因为他的存在而演化的程度越大。”

不明觉厉!孙强无力辩驳,只好在心中默默MMP:“也就是说,你让我用200只杂鱼去实现创教,窃国,立族的目标?”

“这些目标只能算是收集信仰的充分条件,但并不是必要条件。前任宿主这样干的结果导致他被大神毁灭了。希望现任宿主引以为戒,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积极完成任务。”系统依然是毫无波澜的平淡语气。

孙强感觉很无语,无奈之下,只得抱着最后的希望问道:“如果你要的能量,也就是那个什么自主信仰得到补充,心灵控制的人数和其它功能都能扩大和恢复吧?”

“可以,但具体进度目前无法预计。”

好吧!至少还有点念想,孙强只能自我安慰一下。

对照着记忆中的那篇别名为《手把手教你如何作大死》的神作里的一些设定,孙强又问了几个问题后算是把这个系统目前能提供的功能大致搞明白了。剩下的关注重点就是关于任务的了。

“人类对目标的喜爱、信赖、认同、惋惜等正面情绪的集合。”孙强在记忆里翻出这个对自主信仰的定义,仔细琢磨起来。

“目标可以是人或物,但不能是非专属的概念、理论、理想。且必须处于系统经由宿主所达成的控制之下。”

“人类意识形态,对宗教、民族、国家的信仰具有牢固属性,可以获得较高转化率。”

原先这本神作中的这些形而上的描述让孙强感觉很头疼,网络小说而已,要不要搞得这么哲学啊?!

创教、窃国、立族!这是原神作里前任宿主总结出来的完成信仰收集的方式。

窃国,立族,这些在香江想都不要想了,实在是太作死了!必然会招来一螯重击!就算跑到外国去,以自己一个中国人的身份想干这些,想想也知道难度很大。唯一能接受华裔身份的,就是李家坡了,但架不住那地方搞父子继承啊。

至于宗教,搞邪教肯定不成,逃不过那跨越一切时空和任何维度的大神注视。道教佛教都已式微,可以略过。而娈童教和平教则不仅感觉难度很大,而且耻度貌似也很高的样子。。。。

好吧!那位同名不同姓的前辈死的不冤,总结出来的道路都属于必然会作死的。虽然跟系统当时给出的丧心病狂的任务有直接关系,但这改变不了他一心作大死的本质!

孙强在心里为先烈默哀了几秒钟,脑仁生疼的他决定暂时放下哲学思考,先解决一下现实问题。

因为他饿了。

还没来得及吃午饭就被抓来穿越了,如今看这天色,都该考虑吃晚饭了。
楔子
太阳照在香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