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历十七年秋,大雪下了整整三日,铺天盖地的白色,国师预言,圣女将在这场风雪中出嫁。
传言,圣女千年难寻出一人,但其必定才貌双全。
得之者,得天下。

连阳国国都
三更天依旧下着雪,但并不影响街上的热闹劲儿。
一名男子转过身,怒视着身后的几名男子,走上前去,给了几人一人一个暴栗:“明月阁的岚姑娘今晚献舞,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场景,你们这么慢怎么能挤进去?”
似乎人流都在向着明月阁流动。
路边摊上的一位蓝衣公子摆弄着手中的小玩意儿。
“店家,这明月楼的姑娘何时这么受欢迎了?”
“公子您可不知,这岚姑娘啊是这明月楼的花魁。这大名是岚九,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那长相难保不是仙女。”
蓝衣男子身后的侍从一听这话,有些惊讶,“这世上,当真有如此美丽之人?”
“两位公子大可去瞧瞧。”

明月阁内,顶层上的房间难得的安静,屋内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架古琴,一位女子的背影。
“主儿,下一个就是您了。”
“知道了,你且退下吧。”
一位红衣女子端坐在梳妆镜前,嘴唇轻抿胭脂纸,镜中的女子一头青丝浅浅挽成发髻,只坠一枝镂空银簪,精致的妆容妖媚却不艳俗。
“下面有请我明月阁花魁,岚姑娘。”魏妈妈站在台上扭着腰肢,走到台后分,放下了帷幔。
琴声铮铮响起,岚九遮面坐在纱帘之后,手持一把古琴。
这琴声,便是出自她手,素手芊芊抚。
“小女子明月阁岚九,今日一曲《广陵散》可好?”
“铮——”
抚动琴弦,琴声如同黄河水奔腾般不息,忽而曲调一转,有些急促,但无形中带着激昂与华丽。
一曲毕,岚九起身谢礼。
她是明月楼半月前选出的花魁,因琴技高超吸引了众多客人,大有书香门第之公子流连于此,只盼能和这位岚姑娘切磋琴技。
岚九的美貌未有人见过,可这举手投足间的气质,配上这一身才艺,从未有人轻视于她。
对于这些迷于青楼的公子哥来说,更是不可亵渎的。
“岚姑娘留步!”
正当岚九抱着琴下台时,几位身着盔甲的将士走了进来。
魏妈妈忙迎了上去,“宣文将军来了,不知有何要事找我们九姑娘?”
宣文抱拳行了一礼:“魏妈妈,我等奉三王爷之命,为岚九姑娘赎身。”
“原来是三王爷的人,三王爷能看上九姑娘是她福气,我这就唤九姑娘下来。”魏妈妈说完就向后挥手,“九姑娘,你过来,见见这几位官爷。”
岚九将古琴放在一侧,带着面纱走到几人面前盈盈一拜,“岚九见过几位官爷,不知官爷找我有何要事?”
魏妈妈急忙拉住九儿的手,凑上去在她耳边悄声道:“九姑娘,这几位官爷是三王爷的人,三王爷要为你赎身。”
岚九一听这话,便知道此事已成,随即道,“不知三王爷打算将我安置何处?”
“我家王爷说了,愿意以侧妃之位八抬大轿迎娶姑娘。”
“好,我嫁。”
岚九说完抱起自己的琴,再次俯身一拜,“小女子先行退下了,其余事宜和魏妈妈谈便可。”
岚九这一拜,惊得宣文急忙闪身,“你这成了我家王爷侧妃,以后也是末将半个主子,这一拜末将受不得。”
岚九笑笑没有接话。
桌面上摆着精致的晚膳,岚九看着却没有丝毫胃口,床上放着的凤冠霞帔更显得刺眼。
“主儿,您就这样嫁给三王爷了?”魏妈妈看着三王府差人送来的东西,东西倒是顶好,可她舍不得自家主子啊。
岚九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当然就这样嫁过去了,三王爷韩墨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儿子,也是这连阳国的战神王爷,我嫁他有何不可?”
“可是这三王爷听说杀人如麻,府上没有女眷,这分明是厌弃女子啊,怎么会好意娶你。”窗户边还坐着一个女子,约莫有十三四岁的年龄。
“明丝,既然他求娶我,还送来了这只有正妃才能穿的大红色,想必他也不会对我太差,如此便嫁过去吧。”
“我想复仇,这三王爷是最好的选择了。”
魏妈妈此刻也没有那么担心了,“本来主儿您这半个月还在想如何接近王爷,这次人都送上门来了,这机会是要抓住的。”
“主儿,明天你嫁人把我带过去吧,我的命是你救的,更是贴身服侍你,您出嫁我理应跟着。”明丝忽然想起了什么,坐到岚九旁边拉着她的袖子撒起娇来。
“那是当然的了,我们家明丝这么厉害,我到了王府还指望你护着我呢。”
“唉,魏婶,明月楼的生意和交接记得顾好,我不在的时间全靠您了。”
这个皇都,还有天苍国的邺城,迟早都会天翻地覆。
欠她的,一个都别想躲掉。

这一夜,天空极早暗下。

  

  
第一章
倾国皇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