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孩子啊



天空传来阵阵雷鸣,大雨顷刻间便覆盖了整座城市,连同文化艺术中心的广场一并浸湿,惹得原本不多的来往行人匆匆躲雨。

所幸的是,广场旁不久前建了一条长廊,可以避避雨。唐远宁及时把画架和画板这些东西搬收了进来,一场雨,差点把她耗时一上午的作品给毁了,果然今天就不应该贪这片刻的阳光出来赶画稿。

唐远宁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孤单的一天,为了工作,中秋佳节,居然要一个人过,连个可以一起吃饭的人都没有。百无聊赖,应该就是她现在的写照了吧。

这时节的雨,来得及,去得快。夕阳渐渐滑落地平线,倾洒到广场上,凉意渐渐弥散,两张画纸飘落到地上,几只小鸟落地休憩,男女老少在广场上漫步,广场的傍晚,惬意,悠闲。

“你的画掉了。”

一只手突然伸过来,轻捏着唐远宁已经完成的作品悬在她眼前,打断了她的思考。她的视线从画面移开,目光落到面前的人身上。

夕阳的余光从云层里散出来,映在他的侧身,整个人看起来淡雅、温和,一如六年前那样。

唐远宁缓过最初的诧异,随即微笑着站起来:“好久不见,玄医生。”

……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想不到,隔了那么多年……还能再见到你。”

两人沿着长廊散步,唐远宁在廊边找了个未被急雨浸湿的木质长椅坐下来,双手撑着下巴望着远处的风景。玄熙倚在路灯旁,看着此时的唐远宁,仿佛又回到了六年前的那个寒夜。



将近凌晨,风刮得耳旁呼呼作响,寒风钻进脖子里,惹来玄熙一阵刺骨的冷。

唐远宁,提到这个名字,头疼的绝对不止他一个人。

他是实习医生,负责照看唐远宁的各项检查,可她却不配合,经常检查前溜出去玩。那晚也是,唐远宁打进电话——

“玄医生,还是找不到我吧!”

他隔着电话都能想象到唐远宁逃脱得逞的表情。当时她说自己在月光湖旁边时,他气得想要把这女孩抓来揍一顿。他不能理解唐远宁为何三番五次地唱反调,但也只能一次又一次认命地找她回来,对于他来说,这是义务。

月光湖里的水被石子激起层层涟漪,发出“咚——咚——”的响声。他借着昏暗的路灯,才看清蹲在假山上的人。

夜风很大,唐远宁托着腮帮子,她的长发肆意飞扬,如她的个性一般肆无忌惮,单薄的身子套着宽松的病号服,任风打在她的身上,也不曾缩一缩脖子,仿佛一切都无所谓。

一件风衣披到了唐远宁身上,她偏过头来看他,只听他问:“今天怎么会到这里来?”

“因为还有几天就要手术了嘛,你说过不能喝酒,不能吃油炸辛辣的东西,不能熬夜……”唐远宁掰着手指数着这些手术前的禁令,无辜抬头,“那我还出去干嘛?”

“既然知道,再加一条:不要吹夜风。”在她旁边坐下,他提醒着,声音微微发抖,“会感冒的。细菌感染的话,不能做手术。”

夜色隐去了唐远宁的情绪,她侧眼看着他被冻得通红的双手,终于笑出声来:“好吧,最后几天,我就乖乖的不乱跑,可以了吧?”

唐远宁笑着,俨然像一只匍匐在主人膝下的小猫,可当主人看不到的时候,却又开始转悠着脑袋恶作剧。

“我想看电影。”

隔天下午,唐远宁就站在办公室门口,一张脸笑得无比天真灿烂,语气就像和家长说要去上学一样自然。

他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才刚刚庆幸这两天睡了好觉,结果这小妮子又出来闹腾。

他突然想起晨起路边的算命人拦着他急切地念着:“施主,您今天印堂发黑,怕是不宜外出。”

黑着一张脸,玄熙有一瞬间觉得今天上班的打开方式不对,于是深呼吸——

“你前天才答应我不瞎跑的。”

“所以啊,我特地提前来向你报备。而且我保证,出门多穿衣,绝不乱吃东西,九点半一定准时回到病房!”

说得特有道理的样子,唐远宁眨着狡黠大眼睛,扬手准备说拜拜。

“等等!”

他下意识站起来,惊得唐远宁条件反射地躲到门外,一副“你敢拦我,我就脚底抹油”的架势,只露出一只小脑袋,“干嘛?”

对此他早已习以为常,他曾经也试图过逮住她,可事实证明,如果她不想听话,谁也揪不住她。所以依旧双手插裤兜里,淡定地问:“你要看几点的电影?”



当他进了万达广场里的时候,跟在身旁的唐远宁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叮嘱她,“你之前去的电影院比较偏僻,虽然价格便宜,但晚上回来坐车不方便,也不安全,以后不要去了。”

可他不知道,虽然很感动他的提醒,可唐远宁要问的不是这个!她只想知道为啥他要和她一起看电影,不至于这么不信任她的保证吧?

“对了,我们先去喝点粥,你现在要吃得清淡……”

没有料到玄熙会回过头,唐远宁的脸撞进他怀里,反射性地退后两步,理了理自己的长发,忍不住抱怨:“干吗突然转身啊?发型都乱了。”

他记得那天的唐远宁,换上的是薄荷绿的宽松毛衣裙,长长的头发披在身后,很有邻家女孩的感觉。那一次是他第一次和她靠得那样近,惹来他一阵心悸,好半天才回了她一句:“粥店不再这个方向。”

仍是还未缓过神来,唐远宁打个喷嚏,玄熙也觉得很可爱……等等,打喷嚏了!

他赶紧把自己的围巾摘下给她套上。

“干嘛啊?我很热诶!”

唐远宁看到脖子上被人套了个藏蓝色的围巾,有些嫌弃。

“还热,明明都打喷嚏了!晚上冷,容易着凉。”

说完,他有些不自然地偏开头,走到她前面。却依旧会注意她的步伐,不让她离远。

在他的强烈要求下,晚餐两人就吃了些清淡健胃的菜,披萨烤鸭通通离唐远宁而去,对于这一点,唐远宁只能泪流满面地咬筷子。

看着唐远宁喝下最后一口粥后,玄熙才满意地结了账,拉着她往电影院方向走去。

当他们在观影厅找到自己位置的时候,发现中间少了一个扶手。唐远宁首先猜出来了,这是情侣座。

怪不得这么火的剧玄熙还能买到中间的位置……

风中凌乱的玄熙决定坐到旁边的位置。可是很不幸,旁边也是情侣座,而且有一对情侣越过他们正准备坐下去。

回头看看唐远宁,却见她已经毫无违和感地坐下来开手机静音,抬头看了他一眼:“坐啊。”

玄熙:“……”

电影看到一半,唐远宁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拍拍玄熙的肩膀:“没买爆米花和可乐啊!”

“不能吃。我泡了菊花茶。渴的话我倒一杯给你喝。”

唐远宁愣在当场,一副活见鬼的表情瞅着他:大哥,也只有你才会泡爷爷辈的菊花茶来看电影了!

电影接近尾声的时候,真正的凶手才浮出水面,真是一个让人避之不及的坏女孩。唐远宁单手撑着脑袋,微挑着眉毛:“我也是个坏女孩,你其实很讨厌我吧?”

“你不坏,你是个好女孩,起码我认为是。”

有些诧异他的回答,唐远宁抿了抿唇,扬起了一抹浅浅的弧度。

时至今日想起他说的话,唐远宁脸上依旧能看到隐隐的笑意。

那天看完电影,她按时回到病房,透过窗子和楼下的玄熙拜拜后,收到他的一条短信:别再乱跑了,好好休息。

突然注意到脖子上的围巾还没取下来,她拍拍脑门,回复他:你的围巾没拿走。

接着看他走得有些远的背影突然停在原地,她以为他要回来取了,可他又接着往前走。

短信回复:送给你,你套着很好看。

她没有回复,她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在微微发烫,仿佛心湖被人轻轻拨弄,荡起了圈圈涟漪。

倚在路灯下,玄熙回忆着帮她套上围巾时的情形,那个时候他突然觉得,唐远宁很可爱。连他自己都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看完电影后的几天,唐远宁总拜托他帮她买饭。连李医生查房都当着他的面打趣地问她:“远宁啊,以后找男朋友是不是也要找这种暖男啊?”

唐远宁歪歪头,丝毫没有小家碧玉的害羞样,娇滴滴地说“没有啦,不要乱讲哦。”反而是嚼着嘴里的鱼肉,笑成了月牙弯:“要把玄医生培养成暖男,还是需要花功夫滴!”

两句玩笑话,仿佛成了心照不宣的事实,以至于每当他提着两人份的套餐路过唐远宁病房的楼道时,同事和护士们都朝他投来暧昧的眼神。

记得那天傍晚下班,他习惯性掏出手机想要问唐远宁晚餐吃什么,却听到了李医生发笑,“玄医生,远宁她下午不是说她要回家一趟吗?晚餐应该在家吃吧?”

是啊,她回家了,今天不用给她买饭了。玄熙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收回手机,“那我今天和您一起吃饭吧。”

晚上值班时间,他朝值班室走的时候,碰巧遇到了唐远宁的看护。

“玄医生,远宁回来了你知道吗?她看起来怏怏不乐的,一个人在病房里画画。”

听到这里,他有不好的预感,快速送完资料,就往她的病房走去。刚到门口,就听到铅笔折断的声音,接着“砰——”的一声,铅笔被唐远宁掷到玻璃窗上,然后掉落到满是纸团的地上。

弯下腰捡起一团纸摊开,里面画的东西早已被铅笔抹得模糊不清,他感到不妙,站到唐远宁身后。

感觉有人把手搭在自己肩上,唐远宁想也不想用力拍开,“不是说了不要来烦我吗?!”

一回头,看见是他。他还清楚得记得她当时的神情,咬了咬牙,微红的眼睛里有着委屈:“你说我是个好女孩,可惜我从来都不是,只会任性,然后拖着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不幸福……这就是别人心里的我,是吗?”

“你怎么了?”

突然间像是清醒了,唐远宁扯扯嘴角,冷笑一声,重新捡起笔,蹲在纸盒边上削起来,声音平静得出奇,“我想一个人画画,你应该还要忙吧?明天再说吧。”

他站在她面前,有些不习惯这样的她。她遇到不开心的事,会胡闹,会捉弄人,可今天她像蚕一样把自己包裹在茧里,似乎被打击了一样。他竟也感到一丝无力。

“别太晚休息,我明天会给你带早点,你想吃什么?”

唐远宁削笔的动作稍稍停了一下,背对着他,语气里尽是调侃,“给我带几串烧烤怎么样?最好再来几瓶啤酒。”

“不行,明天要手术了,吃些清淡的。”

听到“手术”两个字,唐远宁身体一僵,刀片卡进了铅笔里,又像是不耐烦,唐远宁冷冷地吐了几个字:“知道了,出去。”

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等她心情好起来,他当时想,或许明天就没事了吧。

原本以为可以顺利进行的手术,第二天却得知唐远宁感冒了,手术推迟四天。仿佛算好时间似的,唐远宁打了电话进来。

还没说什么,他抢先问道:“你在哪里?”

“我在月光湖的游艇上。”

艳阳天里,月光湖旁的游艇一侧,依旧套着他送她的围巾,唐远宁一边用纸捂着鼻子一边看书,神情专注,甚至都没注意到身边多了一个人。

她很喜欢看设计书籍,最近又迷上了原研哉出的书《设计中的设计》,待在病房里的时候就捧着它,说要在出院前读完这本书。

玄熙哑然失笑,手不自觉地摸上了她的后脑勺,明明这个女孩子总是让人不得安宁,却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要关心她,照顾她。

“你怎么会感冒了?早知道应该给你买个热水袋。”

听到他说的话,唐远宁抬起头来,觉得好笑。

“你这医生当的,可是会赔钱的哦!如果每个病人都像我一样去洗冷水澡,你是不是要买个空调来!”

只顾着嘲笑他是个木头呆瓜,唐远宁根本没注意到此刻他的表情有多难看。

“你去洗冷水澡?!”

他当时的声音有些大,让唐远宁吓了一跳,咽了咽口水,她好想抽自己两嘴巴子,怎么把实话都说出来了!

“别激动啊!我……”唐远宁有些害怕似的双手张开,想要安抚他。眼珠子迅速一转,手往天边一指:“有灰机!”

他按住她的一只手,紧蹙着眉头,对着她就是一阵暴吼:“唐远宁!你解释清楚,为什么要洗冷水澡?我不是跟你说过感冒了就不能动手术了吗?”

“因为病毒会感染,这我知道。”

小艇晃得有些厉害,唐远宁的手腕被他揪得生疼,心底压着的火终于涌上来,单手扯掉脖子上围巾,往湖里一扔:“可我父母都不来管我,你凭什么管我!就凭你送了一条破围巾?!我这种野孩子,你管得了吗?”

他看着她红了眼眶,察觉到她情绪里的怒怨。

“你不是……”

他牢牢地抓着她的手,想让她先冷静下来,可唐远宁倔强的脾气一上来,想要去踢他的腿。

他手一松,小艇晃动,唐远宁重心不稳,“扑通——”一声,他看着唐远宁栽进了湖里。

之后医院就流传着各种版本的故事,医生为救轻生少女差点溺死啦,或者以直接说他俩殉情……

这使唐远宁差点掀桌:老娘像是不要命的吗?我哪知道那只旱鸭子会跳下来啊!还是我把他拖上岸的呢!

但总而言之,在李医生的开导下,那次的事情唐远宁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确做得有些过了,于是对着玄熙这座生了气的大冰山,唐远宁总是笑着热脸往冷屁股上贴,各种献殷勤,尽管他爱理不理。

手术的前一天,整理完唐远宁的检查报告,下班时间也过了十来分钟,他下意识掏出手机,想要看看今天的新闻时事,却看到了唐远宁发来的短信:我在宝龙中心的溜冰场等你。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宝龙广场外面的溜冰场里聚集了许多人,他一眼就认出了在小坡上穿行后倒溜的唐远宁。

他站在栏杆边上,看着唐远宁冲自己扬手打招呼:“如果我要摔倒了,你会及时扶住我吧?”

“你小心点。”

虽然没有正面回答她,他还是朝她伸出双手,以防她真的扑街。

唐远宁笑得一脸灿烂,在平稳地停在他旁边后,直接拉起他的左手,像交际舞那样在原地转了一个圈。

“……玄医生。”

唐远宁突然叫住他,他抬头,对上的,依旧是唐远宁的笑脸,可却是那么令人心动,微微挑眉,发出一个单音节:“嗯?”

“手术的时候,能陪在我身边吗?”唐远宁抬着头看他,眼睛里的光忽闪忽闪的,“我有点害怕。”

周围的喧闹声仿佛渐渐远去,五彩霓虹也成了夜幕下的背景,他只听到自己的声音伴着热气轻轻呵出:“好。”

下一刻,唐远宁双眼笑成月牙弯,突然从身后抽出一支绿色细条,顶端缠着一小块棉,有些像花枝的样子。

“有打火机吗?点燃它。”

虽然不清楚唐远宁要做什么,但他还是乖乖地掏出打火机。

点燃的一瞬间,小火苗好像挂在绿条上的精灵,在夜风中舞动。唐远宁紧握绿条的手迅速向上一划,握住了火苗燃放的地方,一缕白烟从缝里飘出,火苗熄灭。

唐远宁朝它吹了口气,手慢慢放开,是一朵火红的玫瑰花。

“送给你,玄医生。”

周围的人看到了这一幕,都起哄地鼓起掌来,甚至有人吹起了口哨。

刹那怔在原地,神情颤动,他接过玫瑰花,连“谢谢”都忘了说。

说着,唐远宁不知何时套上了藏蓝色的围巾,正是他送给她的那条。

“围巾我已经捞回来了。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胡闹,你别不理我了。”

“我没有不理你。”他叹了一口气,帮唐远宁把敞开的大衣往里裹了裹,“我只希望以后无论有没有人陪伴你,都要爱惜自己的身体。”

那一晚,他牵着她的手,下了车后一路走回医院,一路上,两人没怎么说话,但能感觉到唐远宁的心情不错。他时不时偏过头去看她,想起那晚从月光湖把她带回来后,李医生同他聊起了唐远宁的父母。

唐远宁的爸爸和李医生是同学,这几年做生意亏了钱,最近正忙着转卖房子,顾及不到她的病情,她妈妈有严重的抑郁症,经常无端乱发脾气,她爸爸只好委托李医生照顾她。而唐远宁本身体质差,从小到大经常住院,甚至开刀,对医院有很大的抵触情绪。

到最后,李医生告诉他:“玄医生,远宁这孩子,心眼不坏,只是太孤单了。”

他才意识到,那天从家里回来的唐远宁为何会突然变成那样,并不是无故地使性子。



终于到了手术的那天早上,唐远宁被护士打着吊瓶送进了手术房时,扫视着一个个带口罩的医生和护士,没有他。连掩饰都懒得,脸上满满的失落,全落在李医生眼里。

几不可见的笑容被隐藏在口罩之下,李医生只能感叹自己真是老了,年轻人的儿女情长他还真就不懂了。

唐远宁为了身上尽可能地少留两道疤,和李医生商量通过拉扯将三个瘤挤压到一处切除,就算打了麻醉剂也不可能没感觉。

手术室里很安静,没有人多说一句话。她能感受到李医生的手在拉扯着她身体里纤维瘤,那感觉就一个字:疼。

真的很疼。唐远宁笔者眼睛不敢看,咬着牙齿,双手揪着头顶的床单,整个人崩得紧紧的。

一双手突然握住她,握得很紧,好似怕她忍受不了痛苦挣扎起来,又加大了一点力度。

“不用怕,我陪着你。”

是玄熙的声音。

唐远宁睁开双眼,发现视线里水茫茫一片,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事物。

玄熙用手术棉踢她擦着从眼眶里溢出来的一行行泪,直到她喊他的名字。

“玄熙,你去哪里了?”

“我起晚了。”

“玄熙昨天值班,把今天的大半任务都处理掉了。”李医生沉稳地做着手术,语气里的暗示不能再明显了,“好腾出时间来照顾病人。”

玄熙不再说话,耳根红了大半,估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你能不能放首歌来听听?”

手术终于顺利地完成,可是过程对于手术室里的医生和护士却相当艰辛。

在唐远宁的强烈要求下,手术时玄熙的手机一遍又一遍地循环着《山歌好比春江水》。连李医生都说:“远宁,遇到一个愿意陪你听山歌的男生,就是真爱啊!”

可惜唐远宁很痛,除了紧紧握着玄熙的手,再也想不了其它。

手术过后,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走着,记得那天唐远宁坐在病床上,摸着床头柜上的百合花,心情一片大好。

“玄医生,谢谢你啊,还从没有人送过花给我。”

“祝贺你,终于可以出院了。”他站在病床前,眼底依旧是浅浅的笑,“可以去唱歌,可以去逛街,也可以去看电影。”

听到这句话,唐远宁嘴角微微上扬,收回拨弄花瓣的手,目光落在他身上。

“玄熙。”她突然唤他名字,对上他的眼睛,“就要出院了,我还真舍不得你。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他抿唇笑了笑,他听到自己略微苦涩的声音:“我的实习期已经结束,很快也要离开了。”

唐远宁依旧是笑着的,只是笑得有些陌生,“那恭喜你了玄医生,要毕业了。之前因为住院,我还要重读一年大一呢。”

再后来,没有后来了。他们回到了各自的生活里,仿佛两条平行线。只是唐远宁时常想起他的话——

“我只希望以后无论有没有人陪伴你,都要爱惜自己的身体。”



残留着余温的风衣披在她身上,唐远宁回过神,玄熙只着了件衬衣,只听他说:“起风了,别着凉了。”

唐远宁站起身来,站定在他身边,微仰着头看他,“玄熙,我已经不是孩子了,也不是病人,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当时真正想对我说的是什么?”

她的声音在他耳边低旋,眼里依旧和那时一样,渴望他说些什么,可现在,分明已不是当年的孩子样。

玄熙看着她的眼神,遥远而熟悉的情愫缭绕心中,仿佛在六年前她撞进自己怀里的时候,亦或是她变出那朵玫瑰的时候,这种感觉就存在了。

他试着伸出手想要抚摸她的眼睛,却最终放在她的头顶。

“今天下午,我邀你看电影,约吗?”玄熙摸着她的脑袋,微微揉着她的发丝,“这是我当时没说出口的话。”

他等着她的埋怨,等着她骂自己懦弱,是个反应慢半拍的笨蛋。可是他听到她在他面前乐得开心,“那我一定会说,‘顺便去吃烤鸭!’然后你会板起脸告诉我‘不行!’”

时光仿佛回到了那天,阳光透进病房里,让整个空间有了暖意,两人相视一笑,仿佛融进光晕里。
那孩子啊
那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