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章 缘起斩三尸

  “为魔洞天五百载,爱恨情仇字字诗。”
  漆黑幽深,阴冷森然。
  锁灵窟里,有一男子身披重枷,穿琵琶骨,四肢束缚,端坐其中。
  男子沉吟许久,却接不出下句,正待惆怅时,脚步声浅浅传来。
  囚的久了,男子已经无法以目视物,耳中赤足轻踏之声由远而近,恰似白纸画卷上的一带墨笔,既美且暇。
  来人是一女子,手中提着一剑一物。
  到得近前,女子停步轻掷,有物滚落男子身前。
  “猜猜这个是谁?”
  “我是瞎了、但我没聋。”
  即使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自五百年前男子囚于此处起,女子每隔百年便会掷下一物,每次都会说出一女子名字,然后离去,挨个名字推算下去,便也能知道此是何人。
  何况恰才铃音轻响,更能确定此人身份。
  “昆仑也是亡了。”
  “走了。”
  “慢。”
  “人还没杀完。”
  女子提步就走,男子却不管不顾的说了开去。
  “五百年前,我将我俩成魔的故事用拍电影的方法,做了出来发布出去,然后还特地追加了一个弹幕功能,回想起来,当真有趣。”
  “但你不想一直做个魔头。”女子停下了脚步、却没转身。
  “虽被此囚,但我还能打开那个电影的播放器,只是没想到却成了禁片,说来好笑,我这五百年,除了用神魂看这播放器便起不了任何用处,真是惭愧。”
  “我囚你至此,杀净你那些至亲至爱之人,让你伴我那做一生一世的魔头,无悔。”
  两人自说自话。
  “两百年前,我在这禁片之中发了一条弹幕,虽然是禁片,但好歹我也是超级管理员,这点权限还是有的。”
  女子转过身来。
  “十年前,终于有人在这禁片最后回了我一条弹幕,她只说了一字:好!”
  超级管理员一共只有两个人。
  “但她今天已经死了。”女子皱眉。
  “是啊,为了给我献上她的神魂,所以她死了。”
  “什么?”女子神色微变、拔剑便刺。
  “五百年前,我用表格统计出了升仙步圣与计算战斗力的规律、发明了魂力播放器观看影片的方法,五百年来,你断我四肢、锁我神魂,以为我就无法再做出更多的改变了……么?”
  男子问道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女子的快剑已经刺入了男子眉心。
  “刺得好,这下我连神魂也无法用了。”男子嘴角终于挂上了一丝笑意:“以后再也没电影看了,不过,也不用看了。”
  女子看着男子,心头震动道:“你做了什么?”
  男子的身影渐渐模糊起来,就像不是真的存在于面前一般。
  “我曾经看过一部电影,里面的男主角穿越五百年到另一个时空去救自己的爱人,如今我把这个法术给发明了出来,只是必须要消耗诸多神魂才能为用,我的神魂早就被你锁住,自然不能用,可是她来了,我这斩尸回天术却是成了!”
  “难怪她会主动过来约斗!我就觉得不对劲,凭她绝不是我对手,我还真当她是为了保全昆仑一地拖延时间,我又被她骗了。”女子想动,却不能动,只能愤愤言道。
  男子摇了摇头,身影越发虚弱,终于消失不见。
  “别了,下次,我不会杀你。”
  “休想!”
  ——————
  “缘起之地。”淡淡的人影自虚空之中出现,舍弃了全部之后的他只是一个鬼魂,身形有些缥缈,就像是一阵风吹去都会散开一般。
  “最多只能改变三次历史,蝴蝶效应啊,三百年计算出三个时空奇点,勉强能成。”
  男子说着,朝着九州城中唐族之地走去。
  不多时,便看到一间茶铺外,正端坐着一白发少女与一佩刀武士。
  佩刀武士正自醉酒呼呼大睡,白发少女坐在一旁,看着许多外姓之人朝着一处人群聚集之地前去。
  “好奇么?”人影坐到白发少女身旁,身影变得清晰了许多,笑着问道。
  白发少女看向此人,见是一黑袍长发男子,本待不理,却只觉得一阵亲切,却又不知道为何,想了想点了点头。
  “唐族魂息测试……真是怀念……上去试试吧,若你能拿下七魄千星,便可以嫁给她了。”
  白发少女本待还没有兴趣,可是听到男子此言,点了点头。
  “好好活下去,可不要再浪费寿命了。”男子伸出手来,在白发少女的小脑瓜上按了一下,面容上挂上暖暖微笑。
  白发少女微讶之后再待抬头,却不见了黑袍男子身影。
  又犹豫了一阵,白发少女才坚定的抱着怀中的小熊包包向着人群聚集的测试台走去。
  过没多久,那佩刀武士被人用折扇拍醒。
  “不要睡了,猪头。”
  “谁打的洒家,想死么?咦,小姐哪里去了。”佩刀武士醒来,看见身前一白袍带冠男子,本待发作,可是却发现白发少女不知去向。
  “没事,一会你可以在那处唐族找见她,不过,你不打算去试试你家小姐未来夫婿的跟脚么?”白袍男子将手中折扇打开,一脸坏笑说道。
  若是此刻那白发少女尚且在此,一定会发现这白袍男子与此前那黑袍男子竟然是一个模样,只是前者神色萧索夹杂着浅浅阴厉之色,后者更潇洒大气却带着一丝狡黠。
  不过若由得白发少女来判断,此二人绝非同一个人又似是同一个人,而至于那亲切之意则是一般无二。
  “你倒像是洒家肚里的蛔虫?你可知道那名唤做唐诺的天才废物小儿在哪处么?洒家要试一试这小子的跟脚,看看他配不配得上洒家侍奉的小姐!”佩刀武士拍了拍腰间的缠布长刀,露出一口大白牙,嘿然说道。
  “虽然我很想告诉你就在你面前,但是这理所当然是不可能的,好了好了,不要用杀人的眼光看着我,就告诉你,你往那处看去,那是唐族后山,山上有一处悬崖,悬崖上有一颗大树,到得那里,自然找见那臭小子唐诺了。”白袍男子笑着将折扇一指,为佩刀武士指引了去路。
  “既如此,那洒家去了,若你敢骗洒家,小心洒家要你脑袋盛酒吃!”佩刀武士狰狞一笑,露出半槽牙说道。
  目视着佩刀武士离去,白袍男子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将手中折扇打开,望着不远处的测验台去,浅浅说道:
  “三周目了。”
  说完此句,白袍男子从座位上站起,身影渐渐随着步子消隐,口中却是诵出半首诗来:
  “尔今君生艳如画,方知天下是天下。”
第0章 缘起斩三尸
弹指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