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残酷身世

他俩吃着饭菜,气氛有些凝固,食不言寝不语这是老头子定下的规矩,然而今天的老头子脸色却有些不好看,一切的原因就是因为。
“紧急播报,紧急播报,我国晚八点各个大市均出现巨量浓雾,中央气象台观测,浓雾现在已经基本笼罩整个华夏国,还在极速的增加范围跟浓度…”
“紧急播报,气象专家组分析以浓雾的扩散速度,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之后,浓雾将完全笼罩整个国家,然后降下巨量雨水…”
“紧急播报,全球均出现浓雾笼罩现象,漂亮国已经使用过专业手段遏制,可惜反响轻微,浓雾不减反增…”
一连三个紧急播报打破了整个房间的宁静,一个心里不以为意,想着明天又怎么混一天,另一个心里却不知道想着什么,看着窗外的黑暗,眉头紧锁。
“臭小子,你看看你那个吃相,慢点吃没人跟你抢,你没听见紧急播报嘛,一点都不懂关系国家时事,还不拿你手机出来看看具体情况。”杨志罕见的在吃饭的时候说话了。
这也让某个人十分吃惊,最让他吃惊的是,平常他要是吃饭的时候玩手机,那要被老头子狠狠地一顿训,从此以往他也就养成了吃饭不玩手机的好习惯。
今天老头子竟然破天荒的让他用手机,虽然也只不过是看新闻,那也是小姑娘上花轿头一次啊。
“奥,我这就看看。”杨天立欣喜的拿出手机,热搜头一个就是这个事,他都不需要刻意去搜,浏览器直接挂在最醒目的地方。
标题是《震惊!不知名浓雾一个小时之内笼罩全国,究竟是福是祸?》
杨天立想都没想就点进去看,结果发现专家早已经分析完这个事了,没多大个事,就只是会多下几天雨而已,一些干旱的地方还巴不得多下几场雨呢。
就一些网友的评论比这新闻还有意思。
爱你的花:“哦豁,老子昨天刚晒的衣服,这老天爷跟我开玩笑嘛?”
“哈哈,楼主真倒霉。”
“倒霉+1。”
风打内裤清凉凉:“卧槽,雨天啊,我喜欢,湿 身 诱 惑啊,听说大雨跟小姐姐更配哦!”
“哇,楼主真鹅心,口区。”
“猥琐男,鉴定完毕,建议人道毁灭!”
风打内裤请凉凉:“卧槽,别顶,要脸!”
“楼主是在质疑我们控楼能力啊,顶他上热评!”
“顶+1”
可惜顶他的人不计其数,高挂在评论前几个。
还有些奇奇怪怪的评论,似乎都没用把这新闻当个事。
他翻了半天才看到一个客观分析的人。
偷来梨心借花魂:“如果只是全中国出现这样的情况,那还没什么,可目前全球都出现了,还是要引起重视。”
可当他点进评论一看就是404,该评论已被删除,他也没多想,以为是自己眼花了,然后把手机交给老头子看。
“老头子,你看没多大个事,不就下几天雨嘛,全球哪天不下雨啊,该吃吃该喝喝。”杨天立一脸无所谓道。
然后他收拾完整个战场,去了厨房,本以为这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明天就又是平淡的一天。
可惜这一晚注定不平凡,没人会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也没人会预料到这天过后世界会因此而改变。
他也没能料到这天之后,对他人生轨迹会有多么大的变化。
“天立,明天一周不要出门,记住了,晚上更不要出门。”老头子在回房睡觉的时候,突然这么说了一句。
听起来没头没尾,莫名其妙,杨天立在厨房洗着碗,却能感觉到老头子话语中不对劲的气息。
老头子平常从来不会叫他天立,除了臭小子就是小兔崽子,嘴里就没啥好话,叫他全名或者这种,那就是事情非常严肃,或者说是非常严重。
他偏着头问:“喂,老头子,你说啥呢,我听不懂啊?”
然而老头子没回应他,他只能收拾完碗筷之后赶紧回房睡觉。
第二天外面滴滴答答,哗啦哗啦的大雨声,惊醒了还在睡梦中的他。
“这雨下的真大,新闻说的还挺对,就是不知道会下多久?”看着窗外倾盆大雨,他忍不住吐槽。
他心里还有些疑惑,到底该不该听老头子的,一周不出门虽然不会饿死,但待在家多没意思啊。
他想着推开了自己的房门,这时候才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平常老头子如果在家,应该早就在沙发那盘坐看书了,今天竟然没见到人影。
他有些疑惑,先去旁边老头子房间,发现他不在,等走到餐桌上才发现有一封信留着。
打开一看嚯,还是用毛笔字写的,大部分竟然还是繁体字,还好他平常被老头子逼着学会了不少繁体字,他还是认得不少。
“吾孙亲启,当你在打开这封信的时候,吾应该也就踏上天地之桥的路了,你也正直弱冠之年,有些事情也该告诉你了,其实吾是华夏守护者协会的一员,五老之一,四御之主,你其实姓姬,姬家人当初被东瀛,西方教,阿三教等等组织追杀,家人尽数灭绝,吾赶来已晚,杀败大部分人之后,在血泊之中寻找到奄奄一息的你。”
这个地方沾染了一些泪点,纸张有些发皱,显得墨水有些未干,
“吾纵横一生,保卫华夏无数载,一时疏忽之下,致使你失去了亲人,是吾之过失,吾心生愧疚之下,隐退修炼界,一心抚养你长大,你现在大了,吾掌握的一些资料都在信件背后,吾此次前往天地桥梁,还望不用挂念。”
他看着这封信,泪水不禁一点点的从眼角边涌出,赶紧翻看下一页。
这一页充满了坑坑洼洼的褶皱,满页不足一两百字,却是沾满了全部纸面,墨水糊的到处都是。
“其实我多想再陪陪你,看着你成亲长大,结婚生子,可惜这次灵气复苏不知为何已经提前,我们这些老骨头再待在地球就是找死,所以我要去试一试,成则相见,败则相护,不用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无论是…什么形态…所以也不要来找我,记住,千万不要来找我!”
看完这最后一张纸,他紧紧的握住信纸,心中有对当杀他全家的外人怒火中烧,但更多的是老爷子离开他之后的悲伤。
泪水充满了他的眼眶,滴滴答答落在地上,跟着外面的雨滴遥相呼应,一时间分不清楚是他的泪,还是窗外的雨。
他的眼泪打湿了整个信纸,他从小到大也问过很多次他身世的问题,杨志每次都是含糊过去,不曾提起,没想到真相来的这么快,也这么残酷。
“老头子,我不要知道什么身世,说这些干什么,我早就是杨家人了,你不是说想看我娶妻生子,为何又离开我!!”
“砰!”
他愤怒的捶打桌子,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他这一下直接锤坏了整个桌面,轻而易举的摧毁了整个原木桌。
这一下让他惊呆了,他平常没有锻炼,也没有健身,这桌子没有个几百斤的力,怎么可能如此轻易打破。
“老头子,看来你没告诉我的还有很多啊。”
他狠狠地擦了擦眼睛的泪水,现在事情已经成定局,生活还需要继续,男人就更该承担起责任,他家人的仇还需要他去报。
“老头子,你等着,我肯定会找你回来,倭国你们也给我等着,该报的仇我一个也不会少。”
看着老头子给他整理的资料,他也明白了当初自己家人,为什么会遭到追杀。
姬家人也是修炼界的一个小家族,他们本来是与世无争自己修炼自己的,据传他们族人有一种天赋,那就是能成倍的吸收天地灵气,很容易就修炼。
当初不知道哪里传出一个消息,姬家人的女性可以传给下一代这种天赋,所以几处外国势力被这吸引,悍然组成联军入侵,华夏这边的守护者被上下打点丝毫不知。
杨志那天身在那个片区,紧赶慢赶虽然赶到现场杀了不少人,但这反而激起了这些亡命之徒的抵抗,本着他们得不到也不让别人得到的想法,干脆全部杀掉…
杨志是在检查战场的时候,在一处粪坑旁边捡到他的,当时他的生命气息已经非常微弱了,是杨志舍下几滴精血以法术强行维持住了他的生命。
从那以后杨志,也明白了守护者之中的一些肮脏交易,看见了这些黑暗,他心生退意,也正好隐退在这边陲小镇,抚养他长大成人。
剩下的资料,就是当初事件更为详细的东西,这么些年杨志进进出出,除了为一些地方解决世俗之外的事,还有就是为了他收集这些宝贵的资料。
本来以杨志的修为,可以为他解决这些事情,也可以为了他报仇,但资料里有提到,当初杨志看着尚在襁褓中的他,冥思苦想了一天,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个机会让给他自己。
“吾孙,孔夫子曾说: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想要亲自报仇就努力修炼吧。”
看到老头子的留言,他心里又是忍不住的悸动。
“老头子,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他拿着这些资料,心里翻涌的思绪久久不能平息下来。
第二章 残酷身世
天黑别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