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爷孙二人

 金乌落地,月兔上升,华夏国又再一次的进入夜晚时刻,秋风习习,晚风阵阵,吹拂着整个大地,一些树木的落叶随之落到地上,平添了几分寂寥。
楼镇的大街上大多数地方,已经关下了灯,只有一些24小时营业的超市还开着小门。
在一些大城市现在这个时间,才是夜生活的开始,然而对于楼镇这样的小县城的人来说,却已经是准备关灯睡觉,跟周公下棋的时候了。
所以白天人来人往,还算有些人气的街道,现在也没有什么人走动了。
“谢谢啊,麻烦了,李哥。”一个看起来脸色有些憔悴的年轻人,正满脸堆笑给商店老板打着招呼。
他手上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能看出来是一些酒类,跟吃食。
“没事,不麻烦,小杨,你这人啥都好,就是有些时候礼貌太多了,只是放一下东西而已,东西没少吧。”老板说道。
他倒没觉得有多麻烦,这种帮忙的事情很正常,还生怕这年轻人的东西,会不会有些丢失。
“没有,没有,多谢了李哥,哎呀,应该的嘛,礼貌也是必须得嘛,李哥我这就走了,老头子应该还等着我回去给他煮饭呢。”
“哎,好,慢走不送!”
年轻人拿着东西再次感谢到,他说完转身也就走了。
这年轻人名叫杨天立,相貌清秀也不算异常帅气,只能说在平均线上,身高也有一米八五,在这边陲小镇也算是大高个了。
不过看起来高大威武的他,其实相处之后就会发现他是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这样的人。
他待人和善,与人相处和气平和,街坊邻居都跟他相处的不错,而且都以为他是一个积极上进,有礼貌,有梦想的年轻小伙子。
然而他自己知道,他就是一个一个浑浑噩噩,混吃等死的华夏国公民。
本来二十岁的年龄本应该朝气蓬勃,可在他这里完全变了一个模样。
就跟某合一样的生活策略,临时工,小时工,一日一结,结完就是玩耍挥霍剩余的青春。
完全就是一副咸鱼样子,积极上进的样子都是装给街坊邻居,老头子看的,这个社会谁还没个面具呢。
不过谁叫他是孤儿呢,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情况,家里除了那个一直养他长大的老头子,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他也没有受过多大的教育,上完高一十六七岁就早早地步入社会,至今都已经在这社会大学摸爬滚打三四年了,
他现在刚下班没多久,收到老板发的工资,就马上来买好两瓶上好的老白干,在到这李元义的商店取回存好的卤菜。
这些总共花了他几张毛爷爷,但他一点不心疼,给老头子花钱,他心里只会觉得舒服。
“老子一天天到晚就是神神叨叨的,什么灵气复苏,什么世界会改变啊,从小还逼我学什么河图洛书,这都是些啥,还是这些东西管用,该吃吃,该喝喝,就是神仙日子啊!”
想起老头子他就忍不住吐槽,这老头子说是从门外捡的他,从小就一个人把他抚养长大,他什么都好,也很尊重他的想法,就连当初辍学不念,他思考了很久最后都支持了。
但就是有一样东西让他非常费解,那就是不知道老头子天天在搞些什么,天天捧着一本道德经从早看到晚,从晚看到早。
还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逼着他看一些莫名其妙的书籍,什么《道德经》《三清道法》《静心咒》《鲁班书》什么河图洛书,这些东西都不知道是老头子从哪里弄出来的。
逼着他反复背诵,小时候当初不知道的时候,还以为是什么高级货,直到他认识了三块钱一本,印刷等等这几个字之后,他顿时失去了很多兴趣。
不过老头子硬是逼着他全部记住,还需要做到倒背如流,就算是催促他功课都没这么积极,他也没办法只能听着应着。
学了这些没给他带来多少帮助,还严重影响了他的学业,所以他干脆不读了。(当然还有就是自己懒得读的原因)
老头子还有一个奇特的地方就是,有的时候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一两天的时间,回来家里的伙食就会好很多。
他既不出去工作,又没什么特长,莫名其妙家里就是不愁吃喝,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挣到的钱,这也是困扰杨天立很久的问题。
想了这么多也足够证明,老头子到底有多么奇怪,反正周围的邻居都觉得老头子有些奇怪,还好有他天天照顾关系,总得来小日子还是不错的。
杨天立在街道上走着走着,就拐进一处小巷,小巷很长站在巷口,远远的也只能看见幽深的黑暗。
整个巷道,只有中间的管道上,挂着一只闪着黄光的老式灯泡。
“今天可真冷,立秋了吧,早知道多穿件衣服。”秋天的凉风吹的杨天立瑟瑟发抖,忍不住吐槽。
他拿着东西走在这种巷子里,两面都是风,原本就够冷了,现在那就是双倍的冷风,那叫一个彻骨幽寒呐。
可这手上的东西这么多,又不能快速跑动,要是砸了那就可惜了,所以他只能忍着寒冷,加快速度,希望快些到家。
他在这冷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然而老头子杨志却是早早的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他面前开着电视,还烧着热水,他的双脚泡在水盆里,手上拿着遥控器,换着电视的台。
茶几上面摆满了吃食,什么卤肉干,红烧肉,肉丸子等等,他不时还夹起来几个尝尝,生活那叫一个惬意舒适。
“舒服,这才叫生活嘛,平常出去真是遭罪,我这把老骨头那还经得起那么大的折腾啊,这些人还真是的,还把我当成年轻人来使,一点都没有尊重前辈的意思啊。”
杨志吃着热气腾腾的饭菜,享受着生活,嘴里还不停地碎碎念,不过也是时候该让自己下一代出面了,他也有二十了,自己暗中教了他这么多东西,总不会还比不过那些所谓的精英吧。
他突然想起某个无良的老头子,说过的话:“到时候灵气复苏,还是得靠这些新一代来守护啊,我们这些老骨头,早晚要退休,一些问题就不要全部清理了吧。”
虽然他跟那个老头子斗了这么多年,不过这句话他倒是挺认同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也,忧患意识还是需要的。
所以他罕见的投了赞同的票,就他那样的行为也惊呆了整个组织里的人。
“噗,哈哈…”
他现在回想起那个老头子吃惊的表情,跟那些老古董目瞪口呆的模样他还想笑,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没有大笑出声。
“叩叩叩!”
“老头子,我…我回来了,快…快开门,外面冷死了,不开门的话,某些人的猪耳朵跟卤肉就没了哦!”
外面传来了杨天立有些颤巍巍的声音,能感觉的到他是有些寒冷的样子。
老头子嘴里还叼着一半鸡腿呢,一听到这话,赶紧一个翻身,以常人难以企及的速度抓起桌布包住饭菜就跑向自己房间,边跑他还边说话:“哎,好,我马上就到,上厕所呢,小兔崽子这个点才回来,我都快饿死了。”
杨志收拾这些有一套,两三分钟就轻轻松松的打扫完整个战场,保准一点异常都没有,甚至一些肉食的气味儿,都被他用一些特殊手段洗去了。
要是某些祖师知道他用手段干这些事情,会不会气的活过来也说不一定。
杨志装作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伸着懒腰打开大门,“喔啊~你咋才回来,我都睡了一小觉了,工作有这么…哇是卤肉,老白干,快,快进来,今晚有口福了,哎,好孙儿,你是这份儿的!”
杨志一副非常惊喜的模样,还给他竖起大拇指,说着就来拿他手上的东西。
杨天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还真以为他是刚睡醒才起来,他心里还有些愧疚,没有给老爷子一些更好的生活。
“唉,老爷子,我以后…”他刚想说什么,可惜老头子哪给他这样的时间,一把把他拉到桌子前,腿一带关上门。
老头子严肃的看着他说:“嘘,别说那些扯淡的话,赶紧吃饭,我老头子老老巴巴的吃不吃又有啥关系,享不享受都一样的,只要你有这个心,我就很感动了。”
本来满腔话说的杨天立,又双叒叕的被某个老头子噎回去了,到头来只能说一句:“嗯,咱们吃饭!”
老头子这种法子已经用的屡试不爽了,可怜的某个人根本就不清楚,在他不在的时间里,老头子究竟过得有多爽。
他们居住的房子还是之前的那种老式小瓦房,就在几栋楼房之间,一处幽暗深处的地方,感觉就像是隐藏在黑暗中的某种反派组织一样。
然而事实是在这几个楼房之前,老头子的小瓦房就已经修起来了,为啥修楼房的时候老头子不阻止呢。
据老头子自己说是因为无良房地产商,欺压他这个老头子,他又没有办法,不能跟他们斗,只能默默忍受,就像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既然不能反抗,那就默默享受吧。
所以直到现在,杨天立还对盖这几个房子的房地产商怨念很深,然而多年之后的事实告诉他,事情远非他想的那样简单…




 
第一章 爷孙二人
天黑别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