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序

  一位大约21岁的青年躺在草坪上,仰望着天空。

  仰望着这片没有一片云彩的天空。

  只有那专属于十月上旬的阳光丝丝缕缕地泄入他的心房。

  身旁,风儿轻抚着树叶,金桂的香气缠绕在他的鼻翼间。

  期待着甜美味道的他用力地嗅着风的气息。

  没有味道啊。真是遗憾。

  但即便如此,对于每件事情都仿佛是第一次经历的青年来讲,快乐自然是顺理成章的。

  早上起床、晚上睡觉、吃东西,那些平淡的日常似乎都充满了新鲜感。

  “失去记忆还真是好啊”青年这么想到。

  每一天每一天,就算是失去记忆也不算什么。

  不过,如果每一天都会失去记忆的话又要怎么办呢?

  想啊想啊,最佳的解决办法是什么呢。正当他想不到,而准备放弃时,耳畔突然传来呼唤自己的声音。

  青年撑起上半身,看向声源的位置。

  那里,一个披着米黄色夹克的中年男子正一边擦着汗,一边向他走来。

  青年笑着大声喊道:

  “早安,美杉教授!”

  “早安!这不是挺有精神的嘛!”

  一边说着,美杉一边以温柔的眼神看向青年。

  “是,给您添麻烦了!”

  青年目前所在的地方,是医院门内的空地。

  屋顶上挂着的,是昨天洗过的待干的白色被单,他看了一整天。

  而前天在医院的等候室里,他和一个不认识的老婆婆聊了好久好久。

  还有,明天得去窗外那片大白菜地里视察一下。

  “真是令人惊异的恢复速度啊。一般来讲,失忆者更多地会去思考烦恼的事情,因为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这个空虚的自我。”

  听着这话,青年再次缓缓看向天空。

  “这样的天气多好啊……早上一睁开眼就能看到这么美丽的天空,还有什么要烦恼的呢?”

  美杉也在他的影响下抬头望向天空。

  澄碧无瑕的秋季天空真的称得上绮丽。

  美杉觉得,自己之所以能够读懂天空的美,都是这个青年的功劳。

  “对了。”美杉弯下腰,向青年问道,“之前跟你说的那件事,有想法了么?”

  “您是说,我住在您家里那件事?”

  寄宿在朋友家里这个想法,是青年的主治医师提出的想法。

  如果是在医院外接受更多事物的话,也许会有助于记忆恢复的。

  正因为如此,美杉用了近似于强迫的粗暴口吻向青年通知了这一提案。

  “不想来我家?如果只是你一个人寄宿的话,是没有问题的。正好我媳妇也去外国出差了,你也可以顺便帮我收拾收拾家务,帮我打打下手什么的。”

  青年开始在美杉身上感受到一股温暖。

  如果能和他住在一起的话,一定能一直体验着这份温暖的吧。

  躺在以前病房的板床上考虑这件事的时候,莫名想起来之前一位护工说的话“又在想什么好事呐”。

  那么,决定了,要一直这样幸福下去。

  所以,一定要尽快向美杉教授回信。

  “辛苦您照顾了。”

  一边说着,青年一边充满热情地低着头。

  美杉高兴地点头回应着,并拉过他的手握在了一起。

  “对对,你的名字应该是……”

  “我的名字……津上翔一,是么?”

  津上翔一——。

  那天他的主治医师给他取的。

  在医院里为了方便所以这么叫下来了。

  出院后,美杉依然管他叫这个名字。

  “我嘛,还是叫我‘翔一’会比较习惯一点。”

  当他得到这个新名字后,他马上用马克笔把名字写在杯子上,仔细地看着这四个汉字。

  也没什么不好的嘛。

  特别是“翔”字,总能诱发一种对天空的联想。

  既然青年对现在这个名字非常满意,那么美杉也就放心了。

  “好!那么赶快咱们就开始庆祝你出院吧。想吃什么随便点。寿司也好,烤肉也好,尽管说就好了!”

  “嗯~~……”

  想了一会儿,青年害羞地说道:

  “抱歉,我忘了我自己喜欢什么了。所以……请每样都来一份谢谢!”
序章
假面骑士agit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