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成僵尸

下午两点,知了在树上吱吱作响,由于正值夏季的原因,大太阳没有丝毫要下山的意思反而给人一种越来越强盛的感觉。
“呯!呯!呯!”敲击木板的声音格外震耳。
“那个天杀的,把你爷爷关在衣柜里!”惊奇的是咒骂声发出来是“呜呜呜~”的声音貌似有点像狼叫。
“这么回事?我怎么说不出话!”林轩心暗中焦急道.
  内心已经开始在不停的打钻,回想起之前的事。
林轩一个地地道道的辍学青年,二十出头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为了庆祝叫来几个猪朋狗友喝了一遭,谁知回家半路上头一沉,脚一晃就来到了这黑压压的柜子里。
  简直就是造孽啊!
“呯!”又是强烈的撞击声,一副棺材盖被打飞了出去。“咦!我力气什么时候这么大了?”说话的正是林轩,当然他发出来的声音别人听起来只有“呜呜呜~”的声。
出来后林轩看了看四周的坏境,昏暗的房间有一股腥腥的发霉了似的味道,仔细一看让林轩忍不住想要直跳脚。
  房间里有六口涂着黑漆七零八散的棺材,而自己是从身后的棺材里出来的。
“难不成我......”想法一冒出来,林轩连忙往自身身上看去,青乌色干扁的皮肤手臂和铁一般钢硬,还有机械一般的双腿,身穿着清朝的官服。
“这...这不就是僵尸吗?”林轩心中恼道。
  三观都快要毁了,自己身而为人,莫名其妙的来了这里,还成了传说中以血为食的僵尸,这换作是谁都一时间接受不了啊!
“这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还有这是哪里?”林轩心里充满了疑惑,思想在不断的做抗争,自己有人类的思想,可身体变成了僵尸。
另一边,一处茶亭可以看见有三个人正在做各自的事。
“呕...呿!”一个四十来岁的人身穿白褂,眉目英气逼人气质有点仙道扶着亭栏在呕吐想来遭遇了什么人间惨事。
傍边长相清秀,穿着吊带西服的年轻男子手中拿着一束黄菊花,对白褂男子道:“师傅,据说看看美好的事物就好了,喏!”
  师傅转头一看,头立即又朝亭栏那去吐去,手同时扒开递过来的黄菊花。
  片刻脸色虚弱道:“秋生!把花给为师那开。”
秋生头一晃暗道:“唉,搞不懂!”对坐在凳子上一脸贪吃,五官不端的男子不放心道:“文才,注意好师傅啊!”
见师傅缓了,会文才一脸讨好的端着菊花茶道:“师傅!喝杯茶吧!”
师傅接过茶就是对嘴一嘬,感觉味道有些熟悉便问:“文才啊!这是什么茶?”
文才以为师傅对茶很满意,谄媚道:“师傅,这是我采来的新鲜菊花茶。”
“什么!”师傅语气一惊,打开杯盖定睛一看果然是菊花。
  刚吐完转身又到亭栏边吐了起来。果然秋生对文才不放心是对的,师傅刚说完让他把菊花拿开,这一会文才又端什么菊花茶过去,这不是害人吗!
“铃铃铃!”自行车的车玲声响动。
在摆放菊花盆栽的秋生被玲声吸引过去,定眼一看,眼里闪过一丝惊艳连忙加急步伐走了过去。
推着自行车的是一个身穿紫色裙子,头顶着法式西帽,皮肤白嫩,暗香盈袖的年轻女子。
秋生走到女子礼貌的笑问道:“小姐,请问你找谁啊?”
女子问道:“请问,正英师傅在不在?”若林轩在这里一定会惊讶,自己居然穿到前世电影的新僵尸先生中了。
听见动静的九叔走了过去,看了一旁流口水的文才摇了摇头。
见师傅走来,秋生拉着女子的手走了过去,介绍道:“正是我师傅林正英,大家都称呼师傅为九叔。”
女子挣开秋生的手对九叔道:“九叔好!”
“嗯”九叔答应一声指了指茶亭道:“有什么事,这里说吧!”
九叔坐在石凳对女子问道:“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女子急迫道:“我姐夫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我姐姐希望你用你的能力帮他。”
“姐姐?你姐姐叫什么啊?”秋生好奇问道。
女子喜道:“我姐姐叫米其莲。”
原本坐在凳子上的九叔站了起来眼神带着震惊,怀念喃喃道:“是莲妹啊!”
“莲妹?”三人齐声惊问道。
九叔道:“我和莲妹原本是师兄妹。”
“那你叫什么?”两徒弟问道。
“噢,我叫念英!”念英回答道。
“哦!哦,念英,念英!”俩个人用别样的声音道。
九叔立即打断道:“行了,你们两别管闲事,念英!我换身衣服就和你去。”
开局成僵尸
诸天最强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