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双生体

   意识是什么?是对眼前受的思考?是对自我的认识?是拥有着独立的情感?好像都可以有都不可以解释。

  如果有两具身体有着绝对统一的情感,绝对统一的思想,绝对统一的思考方式,以及绝对统一的对这个世界的认识,那么,到底是这两具身体有着同一个意识,还是这个意识,有着两具身体?

  ——灾历74年9月16日,《对意识的思考》

  ………

  17号早上五点半,两个九岁的孩童身穿校服坐在客厅里,墙壁上挂着【守卫者四等勋章】和【复兴者三等钝剑徽章】,架子上还放着一张全家福。

  女孩闭上双眼,在坐在旁边的男孩的注视下拿起水果刀,男孩站起身,目不转睛地盯着女孩将水果刀的刀刃轻轻贴在指甲尖上,缓缓地切出了一道刀口,然后抬起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切下。

  锋利的刀刃蹭着指甲尖没入了卡蜜瓜里,汁水喷涌而出,沾湿了纤细的小手,而指甲没有一丝的损伤。随着刀的持续深入,卡蜜瓜被分成两半。

  她这是第一次闭眼切瓜。如果是常人的话,要么是偏离刀口,要么就是切中手指。

  女孩闭着眼拿起保鲜膜包裹住了一半。然后拿起刀轻车熟路的将另一半分成六份,拿起四份放在脚边的小冰箱里,然后给了男孩一份。

  将包裹着保鲜膜的那一份放进冰箱里,忽然,女孩睁开眼,就在此刻,男孩和女孩同时看到了两幅不完全相同的画面:一个视角里看到的是【冰箱里的食物】,而另一个视角里出现的却是【女孩把食物放在冰箱里】。

  “女孩和男孩”并没有任何的诧异,女孩和男孩拿起瓜走到餐桌边。他们两个坐在餐桌上相视而看,一种奇幻感传来,两个人的面目重叠在一起,阳光的明媚和房间的昏暗交织,令人头晕目眩。

  但是庞冷早已经适应,自从他第一次有记忆开始,只要这两具身体对视而看,这种奇幻感就会出现。也是第一次出现这种奇幻感时,他的潜意识里就出现了两条他的铁律:他是【庞冷】,性别是【雄性】;现在他要表现的像两个人。

  也就是说,这两具身体看似互相独立,实际上有一个共同的意识。而这个意识故意将自己表现成两个人。

  在他的日常视角里,自己大部分情况下都会看见两幅画面,如果是背靠背,那么就是真正意义上的360度无死角。

  这两具身体因为性别不同也造成过不少的麻烦,就比如上厕所,小时候经常因为忘记这两具身体的差别而闹出过诸如“女孩站着尿尿”的笑话。

  吃完瓜,他们同时起身用湿纸巾擦手,拿起书包。庞冷的书包上标注着自己的名字,女孩的书包标注着【庞琳】。

  咔嗒一声,庞冷和庞琳一同出了家门,关门之前庞琳说道:“爸妈,我们去上学了,卡蜜瓜就放在桌子上了。”

  “知道了~”浑厚慵懒的声音传来,庞妈温柔的说道:“一路小心。”

  庞冷和庞琳手拉着手出了家门,向学校进发,路过街边一家新开的小店的时候顺手买了一袋炸肉虫。一边吃一边默默想到:“内脏没有清理干净,腌的时间太短了,都没有入味,下回不能在这里买了。”

  吃完,随手将袋子丢进可回收垃圾桶里,这个袋子将会经过处理后变成纸巾或是别的什么。

  现在资源短缺,必须将一切可以重复利用的资源全部利用起来。但是据说在【末灾】之前的人们有能力每天都吃到红烧排骨这种三年不见得吃一回的食物,然而像肉虫这种高热量高营养的食物,据说只是极少部分追求重口的人的小餐而已。

  庞冷虽然相信,但是对于每天能吃到红烧排骨这种荒缪的事情嗤之以鼻,毕竟家畜的养殖很少,就连军委长一年都不见得能吃多少回纯净猪肉,更何况这个呢?

  到了学校,刚进班只有两个人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焦急的喊到:“庞哥(姐)!江湖救急,快把数学作业借给我康一康!”

  庞冷和庞琳同时扯动嘴角,果然,这两个家伙有没有写好作业,把早已准备好的数学作业递了出去。

  “万谢!放学请你们吃椒盐肉!”

  庞冷毫不留情地回道:“赶紧抄吧!你们说请我们吃椒盐肉,已经不下十次了,有哪一次请过?还有啊,程鹏,你上一回数学考多少?”

  程鹏奋笔疾书的同时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回庞哥,59分,但是只要我在努努力就能够及格了。”

  庞琳冷不丁地问道:“程云你呢?你数学考多少呢?”

  程云骄傲的说道:“我可比这个笨蛋哥哥高了20分呢!只要我再多得一分,我就和大姐头你一样,位列数学全班前十了。”

  接着,程云一边抄着作业一边好奇的问庞琳:“大姐头,你和庞哥谁大谁小?你都是怎么称呼庞哥的?”

  庞琳随意地回答道:“不知道我俩是谁大谁小,因为我们是剖腹产,可以说是同时来到这世界上。至于称呼嘛,一般都是直呼其名,有时候我想当姐姐了,就称呼他为弟弟,有时候我想当妹妹就称呼他为哥哥。”

  程云惊奇的说道:“好随意啊,嗯,程鹏!我不当妹妹了!我现在是你姐姐!身为弟弟的你,快帮姐姐我抄作业!”

  程鹏白了妹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可去你的吧!我比你早降生三秒钟,按理来说,就算抄作业,也应该是你给我抄!”

  “不公平!”

  “哟,大清早的就这么精神啊!”

  庞琳斜看了一眼刚进门的又高又瘦的同学,这个同学发现庞琳在看他的时候显得有些拘束。庞冷看着书不紧不慢的说道:“老李,昨天找你借的那本书我放在你的抽屉里了,还有啊,以后这种恬不知耻的东西能不能不要这么随意的放在要借出去的东西里面?”

  李文森神色一紧,惶恐的说道:“你看到我写的那封信了?”

  庞琳冷冷地说道:“嗯,如果那篇能够姑且被称之为信的话,李文森同学,请问你在写这个东西的时候,有没有参考相关的例文?如果参考的话,请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按照格式写?还有,请问你是如何做到一句话十个字里面有九个是错的?”

  李文森洁白的面庞,瞬间红得滴血,他颤抖的说道:“你…看…看…看到了?靠头!老庞你背叛我!”

  庞冷没好气的说道:“我背叛你个鸟哦,我记得我清晰地跟你说过这本书是庞琳要我借的,我记得你那时好像光顾着看你那本言情漫画呢。”

  “淦!不过我跟你说哦,这本漫画的是真好!简直就是艺术品啊!看这构图!看这光影!还有这山这水这人!”李文森兴致冲冲的从书包里面拿出那本漫画,继续看了起来。

  同学们陆陆续续地来到班级里,有的放下书包,开始和自己的好友聊了起来;有的安静的坐在座位上看书预习下一课;当然也有进门二话不说跑到庞冷庞琳面前借作业的,如果没有借到庞冷庞琳的作业就会立刻找程鹏和程云,因为他们都知道程鹏程云三年如一日的只抄庞冷和庞琳的。

  班级里面一片吵闹,随着早读铃声响起,同学们不在交谈,拿出课本大声读了起来,庞冷和庞琳的作业也传递回来了。

  就在同学们哇啦哇啦的读课文的时候,老师带着一个身穿军服的青年来到了班里,同学们停下了读书声,眼睛如同聚光灯一般照射在这个青年的军装上,左肩上正挂着一枚【守卫者五等兵勋章】。
第一章 双生体
我即是宇宙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