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风厄

公元3788年,已是十五年过去,当年梁家发生的事,早已被众人忘记,众人只看到第二十二秘书长现在的风发意气……
  在一栋公寓楼的阳台上,一个男子正站在护栏上,只要略微前倾就能直接坠下去,要知道这可是十四楼!
  不过这个男子却毫不在意,手里夹着根烟,吹着冷风,倒是显得十分惬意。
  随后男子把烟放在嘴里,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便将烟随手一丢,从护栏上下来了。
  男子皮肤略白,一头干练短发,眉毛较淡,却也不影响他的颜值,不过最吸引人的是他那灰色的瞳孔,十分深邃,有一种妖异之美。
  他叫梁渊。
  梁渊的瞳孔本来不是灰色,只是经过梁家的事后,慢慢地,他发现自己的瞳孔已经变为了灰色,或许是一种变异。
  不过梁渊没有在意,他的精神自当年起已经有了问题,更不会在意这种小事。
  而且这种变化对他来说,也算是好的,他这灰色的瞳孔能将他那深邃更加凸显出来,甚至有时候也能将他身上的戾气显露。
  震慑群雄!
  这个时候没人敢和他对视。
  梁渊走至客厅,拿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随后无聊的看着电视。
  他在等待信息。
  临近中午,11:43分,在梁渊准备去吃午饭的时候,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喂?”
  “老大,是我!”
  “查到了?”
  “嗯,查到了,风厄现在住在白银川34号,绝对没错!”
  “嗯,叫兄弟们准备吧。”
  “是,老大!”
  梁渊收起手机,抽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然后吐出。
  虽然找到了风厄的住处,梁渊却很平淡,他已经没有任何情感了,基本上对一切事物都没有兴趣。
  啊不,情感还是有的,只不过是平淡,以及疯狂!同时也还是有兴趣的,不过是那些疯狂的事,疯狂的人做疯狂的事,不倒是挺合适的嘛!
  现在这样,只是想着好歹是自己的亲人,便帮他们瞑目吧。
  梁渊换上一件衣服,然后出门,叫了辆车开往白银川34号。
  ……
  白银川34号。
  附近的人突然变多,而且一个个都是黑色便装,并且腰间鼓鼓的,其他人已经发现了不正常,赶忙离开。
  现在这里只剩下了那些人。
  他们都没有动,只是盯着前面的房子,等待命令。
  “轰!”
  一阵引擎声在不远处响起,一辆汽车停了下来,从里面走出来了一个人,是梁渊。
  梁渊付完联特币,那辆汽车就离开了。
  突然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跑到梁渊面前,兴奋的说:“老大,你来了!”
  这个人就是刚刚电话里的那个人,他叫秦五,是梁渊的得力手下,他对梁渊有一种深深的崇拜,同时他们也是兄弟。
  梁渊随意的点点头,径直朝那座房子走去,秦五更加兴奋了,向那些待命的人挥挥手。
  众人有秩序的冲了过去,梁渊不紧不慢的走着,跟在他们身后,秦五则守护在他身边,以防有人偷袭。
  ……
  房子二楼。
  风厄和他五岁的女儿正在做游戏,突然他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平常这个时候附近都是有些吵闹声的,现在却一丝声音都没有,显然有问题。
  风厄尽管已经隐退,却还是有一些危机感的,这些东西已经刻在了他身体里,没那么简单就遗忘了。
  他脸色沉了下来,想了想,让女儿藏起来,自己来到房间,从一个柜子底下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是一把手枪。
  这是美国柯尔特M2000型手枪!
  风厄拿出弹匣,进行填弹,然后下楼来到大厅沙发后面藏起,这里离墙壁很近,倒也不容易被发现,他就这样等待着。
  一阵脚步声传来,风厄心中微凉,偷偷瞄了一眼,发现有二十几个人,心中凉意更甚。
  突然他看到了后面慢慢走来的梁渊,一眼就看出他是这伙人的“头”,心中有了决定,擒贼先擒王!
  待梁渊离风厄近了后,正要动手,楼上传来一阵哭声,那是他女儿的声音!
  这时众人都被哭声吸引,包括梁渊旁边的秦五,只有梁渊不为所动,淡淡的看着周围。
  风厄心中一狠,蹦了出来,一把将秦五推开,然后左手勒着梁渊,右手的枪对着他的太阳穴。
  所有人都愣住了,秦五先反应过来,掏出手枪对着风厄,脸色阴沉的说:“风厄,我劝你放下枪,你这是在找死!”
  所有人都立马将枪指着风厄,风厄不为所动,举目四望,看到在后面其中一个人的左手正拉着他女儿。
  这时他女儿还向他抛来一个期望的眼神,这让风厄心中坚定起来。
  “莉莉,我一定要带你逃出去!”
  风厄目光发狠,喝道:“你们都给我放下枪!想让你们老大活命就都给我放下!”
  随后见众人不为所动,风厄冷笑一声,对着梁渊的右腿打了一枪,这下众人慌了。
  而梁渊却像没有任何感觉似的,,淡淡的看着风厄,眼中突然出现了一点血丝。
  风厄没有注意,但是在前面的秦五却看到了,他心中惊呼:“艹!不好,老大要发病了!”
  秦五有些焦急,却没有办法,只好赶紧和众人说道:“快快快!快点放下枪!”
  众人还是有点迟疑,风厄见此,又对着梁渊的左腿打了一枪,然后对他们喝道:“放不放!”
  这时,梁渊的瞳孔边缘已经变成了红色,满是血丝,灰色的瞳孔配上一圈血色,竟显得妖异且深邃,就像是深渊中的一抹血红。
  同时,梁渊眼中还透露出一种疯狂!
  秦五已经绝望了,心里骂道:“艹!TMD,偏偏是这个时候,之前大哥才将药吃完了,新的药最迟要晚上六点才能送来。现在才是12:54分,也就是要有5个小时,老大都将处于疯狂状态,更别说现在老大还受伤了,这……这搞个屁啊!”
  但是风厄却并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看到众人仍不放下枪,心中烦躁,还想在打一枪的时候,梁渊突然说话了。
  “呵呵呵……风厄,你认识我吗?”
  风厄皱了皱眉,想说什么,然后看到梁渊的瞳孔,愣了一下,心中突然出现一股不安。
  “你……你是谁?”
  “我……我是梁浩的儿子啊!”
  听到这,风厄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这……这怎么可能!当年我们哪里都找过了……等等,那堆箱子……”
  “看来你想起来了……呵呵……呵呵呵……”
  “哼,当初我确实把那里给忘了,虽然我之后又去看了一遍,不过什么都没有发现,看来你那个时候已经走了。不过现在你不还是落在了我的手里!”
  风厄冷笑一声,脸上露出一股残忍的神色。
  
  
  
  
第一章 风厄
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