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地球,公元3773年。
  一件重大事情发生。
  联合国第七商界大佬梁浩被灭满门,无一人生还。世界哗然,有信息传出是联合国第二十二秘书长做的,众人顿时噤声。
  虽然不知真假,但是没有一人敢去查验,也没有人想为梁浩讨个公道,毕竟一个商界大佬是不如一个秘书长重要的。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所有人都沉默了。
  而且认识第二十二秘书长的人,都觉得这个信息是真的……
  那天,是第二十二秘书长座下第一打手——风厄动的手,不过梁浩是被第二十二秘书长亲手杀的。
  ……
  梁家。
  “砰!”
  一声枪响,第二十二秘书长看着倒在地上的梁浩,他头上有一个小洞,正侃侃往外流血。
  旁边是梁浩的妻子白月,正一脸惊恐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丈夫,一脸不敢相信的神色。
  白月神情恍惚,第二十二秘书长一脸不屑,将手中的枪械丢在了地上,转身走去。
  同时对他身边的风厄说了句:“做干净点。”
  风厄点点头。
  白月似乎知道自己就要死了,神情恢复了过来,不过她却没有逃,只是看着不远处的一堆箱子,一脸不舍。
  那堆箱子中有一个小小的缝隙,如果有人藏在那里的话完全可以看到外面的场景,外面的人却看不到里面。
  “砰!”
  白月倒在地上,瞳孔里的光芒在慢慢涣散。
  风厄看了一眼白月,转头看向那堆箱子。
  看了好一会儿,风厄才收回目光,他摇摇头,道:“那里怎么可能会藏有人,成人完全进不去,如果是小孩,怎么可能会不哭不闹呢?”
  虽然是这么想着,但是风厄还是打算去检查一下,早点干完早点走。
  风厄很疲倦,是一种心灵的疲倦,自从出道,他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手中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他,累了……
  这时,一个手下走了过来,说道:“风哥,都搞定了。”
  风厄点点头,然后好像想起了什么,问道:“你们有没有找到梁浩他儿子?”
  “我们将所有孩子都聚集在一起了,不过不敢肯定那小子就在这里面,但是我们已经将梁家所有地方都找过了,已经没有人了。”
  风厄点点头,神色疲倦。
  “那就走吧。”
  “风哥,那些孩子……”
  风厄沉着脸,道:“你是第一天跟我做事吗?”
  那手下脸色一沉,沉默一会儿,道:“明白了。”
  他转身做了一个“杀”的手势,后面便传来一阵孩子的惨叫和哭喊声。
  风厄听着这些声音,感觉更加疲倦了。他挥挥手,带着手下离开了。
  而他们都把一个地方遗忘了,就是那堆箱子。
  风厄因为内心的疲倦和想要赶紧离开这里的心情把那堆箱子给忘了。
  而他那些手下也是没有检查那堆箱子,因为风厄就在这里,所以他们都以为他已经检查过了。
  在那堆箱子里,有一个孩子,七岁左右。他身上有被箱子压的淤青,还有一些不小心划到的伤口。
  但是他却没有理会,只是盯着风厄离开的身影,目光深邃幽暗,如一汪毫无波澜的死谭,摄人心魄。
  这不是一个七岁的孩子应该有的眼神,但是经历了这些,这个孩子已经……
  他推开箱子,爬了出来,站在梁浩和白月的尸体面前,目光的深邃更甚,他笑了……
  “呵呵……呵呵……哈哈哈!!!”
  这个孩子叫梁渊。
  
  
序章
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