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染成绿色好看

  早晨,太阳初升,刺目的阳光照在大地上,宛若沸腾的小鼎。

  “铃铃铃——”也就是这个时候,待在木桌上的智能手机响起来。

  “艹,谁啊?”庞白掀开被子,拿过手机骂道。

  但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是“未知号码”,他便皱起了眉头,随即又想到了昨天的李阳。

  “喂?请问是谁?”庞白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李阳。”

  “哦,我要的响儿来了?”

  “来了,等会儿我会叫人去你那里,一把伯莱塔92F、一把柯尔特M2000。”

  “哇,听说这俩玩意儿老贵了,而且挺稀有的……你咋弄到的?”

  “这你别管,帮我杀了那个人我两把都送你了。”

  “‘老板’大气!哈哈哈……”

  “别给老子耍宝,子弹四百发,够?”

  “当然够!”庞白笑着回答。

  对面沉默了几秒,再次道:“记住,别反咬我一口!”

  “清楚。”

  ……

  电话结束之后,庞白就躺在床上玩起了手机。

  “咚咚。”

  “谁啊?”庞白打开门,就见一个带着墨镜的秃头壮汉站在门口。

  “响儿给你带来了。”壮汉从腰间拔出两把手枪,递了过去。

  “子弹呢?”庞白上下打量起这两把手枪,但还是没忘记四百发子弹的事。

  “这里。”壮汉又从身后拖出一个黑色的手提箱,晃了晃,金属碰撞的声音传出。

  “你TM小心点。”庞白骂了一句,从壮汉手中将手提箱抢过。

  壮汉笑了笑,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纸条,塞了过去,“这是那个人今天会去的地方,”他又从口袋中拿出一根烟,点燃,抽了一口,继续道:“老板让你找个机会杀了他。”

  “知道,他都跟我说了。”

  “知道就好,走了。”壮汉转身远去。

  “慢走……”

  庞白掏出手机,对着那个“未知号码”再次拨了出去。

  “嘟嘟嘟——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庞白皱了皱眉,但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发了条短信过去:“打电话给我。”

  没过几秒,又一个崭新的“未知号码”打了过来,“喂,几点开始?”庞白问道。

  “10点。”李阳简洁地回答道。

  “不是,我就很想笑了,就杀一个人而已,有必要弃号码吗?你是不是谍战片看多了?”

  “你懂什么?”李阳怒道:“你要杀的可是当今第四秘书长的儿子!”

  “啧……原来是秘书长的儿子……又不是没杀过,行了,就这样吧。”

  言毕,庞白来到卫生间洗漱了一番,又把那络腮胡给刮干净了,本就帅气的脸庞现在洋溢着充满阳光的感觉。

  十点,庞白穿着一件黑色的卫衣从公寓走下来,抬头望了眼刺目的阳光,一张笑嘻嘻的脸顿时就变得阴冷起来。他用卫衣自带的帽子遮住了头,就到马路边打了一辆车。

  “去哪儿?”司机问道。

  “鑫玉宫。”

  “好嘞,上车。”

  约莫十分钟后,汽车驶到鑫玉宫大门口,庞白付了钱,便看了看那几个用金镶边的“鑫玉宫”这几个大字。

  这个“鑫玉宫”是好几年前就开了的,表面上是喝酒,唱K的,但事实上这里的背后还进行着许许多多的贩毒之类的生意。可是警方也不管这里,因为这里背后的人是第四秘书长。

  自3000年起,联合国决定取消国界,并设立十个议员,议员,可以说是这个世界权利最高的人了;而在三百年前,联合国将十个议员的数量提升为十五个。秘书长,便是议员之下,权利最高的人。

  庞白一步跨入大门,顺着楼梯上了二楼,对着门号来到一个222的房间,他停下了,并没有选择一开始就进去。他看见旁边有一个小窗户,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漏出一对眼睛,盯着里面看去。

  一个黄毛小青年坐在最中间大沙发上,左右手分别搂着一个身子妖娆,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子,在另一张沙发上坐着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正低着头说着什么,看上去就仿佛是一个身份低微的人宛若一只狗一般舔着主人的鞋。

  “王少,我们这次的货绝对正,而且联系到了很多人,一定能大卖!您就原谅我们吧。”中年男子央求道。

  “呵,上次你们的人在我这里卖货,我不在所以没给我们钱,你以为我就会这样放了你吗?”王少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喂?把他的人都给我绑了,丢局里去。”

  “是!”声音从电话内传出。

  “你走吧,我不杀你,自己去局里自首。”王少冷声道。

  “别啊……王少,钱是上次忘了给您,我保证,等和我的人到上面去后,绝对给您这个数!”中年男子跪在地上伸出两根手指。

  “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资格和我谈话吗?你还想上去?我呸,等着做监狱的车上去吧!”王少站起吐了口唾沫。

  “王少……”

  “给老子滚出去!”

  “……老子受够你了!”中年男子突然从地上站起来,凶厉的目光中透露着杀机,他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刀,就冲上前去。

  这导致王少身侧的两名女子突然朝着旁边跑去,叫了起来。

  “呵。”王少冷笑一声。

  “砰——”

  子弹穿过中年男子脑门,倒在了地上。

  “就这啊?”王少手握手枪,轻蔑的笑起来,“行了,你们两个先回去吧。”他朝着两名女子招了招手。

  两名女子二话不说,闭着眼就从房间内跑了出去。

  “真TM煞风景!”踩着中年男子的脑袋,王少骂道。

  “是啊……煞风景,干啥啥不会,就只会BB。”

  “谁?”对于这突然出现的声音,王少脸色一变,惊恐的问道。

  “我啊!”庞白摘下卫衣的帽子,笑嘻嘻地走进来。

  王少对于这前来的庞白,以为他也是来跟自己谈生意的,便收起了手枪,神气地坐在了身后的沙发上,两腿翘在桌子上。

  “说吧,货的型号。”李阳扣着指甲漫不经心地说。

  “王少,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啥?”

  庞白什么都没说,凑到王少身旁坐下,对着他的耳朵道:“说真的,王少,你头发还是染成绿色的好看……”

  “你TM……”王少刚要爆粗口,下巴就被一个圆柱体形状的金属抵住了,冷汗从额头流下。

  “这是什么,应该不需要我多解释吧?”庞白歪着脑袋问道。

  “哈哈,兄弟,你把响儿放下,这玩意儿他一点也不好玩。”王少举起双手,紧张地说。

  “老子不是来跟你谈货的,老子是奉命杀你的。”

  “这位兄弟……这里可是有摄像头的,你杀了我,跑不远啊。”

  “真的吗?”庞白盯着王少眼睛继续道:“据我所知,你经常喜欢在这个房间里搞事情,按人来说,做这种事,都不喜欢被别人看吧?除非……你不是人?”

  口水顺着喉咙滑下。
第一章 染成绿色好看
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