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地球

  地球,公元3788年。

  一栋外表破旧的公寓内。

  夕阳下,五楼的阳台上站着一名1米85左右的男子。此男子双目失神,正呆望着眼前这个纷扰的世界。

  “还有多久……”他木讷地说道。

  这名男子叫庞白,年龄23岁。

  他穿着一件白衬衫,但上面已经有不少黄色、肮脏的痕迹,脸上也留着和他这个年龄不是很符合的络腮胡。

  庞白从口袋中掏出已经被压扁的烟盒,拿出一根早已弯曲的就抽起来。“呼。”烟圈吐出,整个人倚靠着栏杆低下了头。

  “咚咚咚。”身后的门被敲响。

  “谁?”庞白本能地问道。

  “打开。”

  庞白神游般地穿过他那和客厅连在一起的十个平米的脏乱的卧室,打开了铁门。

  眼前一个比他矮上一个脑袋的青年小伙站在门口。

  “你谁……”庞白话都没说完就被青年小伙推到了一旁,在他呆滞的目光下走进了这个脏乱的房间。

  “有个人想杀我,想找你帮忙。”青年小伙找了块还算干净的地儿,坐下笑道。

  庞白皱了皱眉,关上了门,走到青年小伙对面坐下,阴着脸问道:“你是谁?”

  “哈!”青年小伙笑着伸出他那粗糙的右手,道:“自我介绍一下昂,本人姓李,名阳。”

  “你知道我是谁?”

  “自然是知道的。”

  “想找我帮啥忙。”庞白掐灭烟头,随意地丢在了一旁。

  “杀了那个人!”李阳说着说着就笑起来,“干不干?”

  闻言,庞白愣在了原地,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我好几年不干这行了……你另请高明吧。”

  李阳似乎是知道会如此,他摇着脑袋笑了笑,随即伸出三根手指,道:“给你这个数,干不干?”

  “三万?”

  “对!”

  “你以为我缺你这三万块钱?”

  “你不缺吗?”李阳放下手,和左手相扣在一起,满脸笑意地似问非问起来。

  “不缺……”庞白闭着眼,咬着牙缓缓吐出这几个字。

  李阳似乎是被戳中了笑点,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眼泪都笑得挤出了几滴,最后,笑得差不多了,才调侃道:“你不缺钱会住这种地方啊?但凡是以前在道上混过的,谁不知道咱白哥有钱啊!”

  庞白只是瞥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李阳继续道:“白哥,给你三万就不错了,下一班不就要出来了嘛,刚好买张‘票’。”

  沉默……

  “你怎么知道我没钱了的?”庞白问。

  “这种事其实不难,哪怕白哥你当初压下来了,但凭我家的背景,随便查查就行。”

  庞白心情烦躁地再次抽出一支香烟,点了火,疯狂地抽起来。

  “白哥,你是不是嫌少啊……”

  “嗯。”庞白这次没有否定,“三万买了一张‘票’,然后呢?就到上面去跟乞丐一样乞讨?”

  “那你要多少?”

  “我自己开价?”

  “对!”

  “一张‘票’,外加六万。”庞白以他那沙哑的声音说道。

  “你TM怎么不去抢?”李阳从地上站起来厉声骂道。

  “那您就另请高明吧。”庞白是第二次说出这个词。

  李阳双手抱着头挠了挠,叹了口气,骂道:“淦,行吧,不过我是怕让别人来干,到最后会反咬我一口。”

  “知道了。”

  “这里有照片,我已经查到了他明天会去哪儿,给我弄死他!”李阳阴着脸道。

  庞白接过照片细细端详起来,之间照片上的人年龄看上去和李阳差不多,一头黄毛特别的显眼,不知道染成绿色会不会好些。

  差不多后,他对着李阳伸出了他那有着如女生一般纤细的手指的右手。

  “干啥?”李阳懵了。

  “给我‘票’啊!”

  “你现在就要?”

  “起码先把‘票’给我,好让我安心。”

  “艹!”李阳在口袋中摸了摸,不情愿地递过去一张纯金色卡片。

  “呀,可以啊,金色的……不应该是钢的吗?”

  “这张我多花了两万,在里面还有栋房子,够义气吗?”

  “够够够,哈哈哈……”

  “够就给我办事!”

  “等等……”

  “又干啥?”李阳不耐烦地叫道。

  “我没响儿啊,你给我把?”庞白笑道。

  李阳将目光转向挂在客厅墙上的一把老旧的步枪,骂道:“你跟我说没响儿?那是什么?”

  “假的,试试不?”庞白嘿嘿一笑,走上前,拿下,将枪口对准李阳。

  “别别别,”李阳连忙推开枪口,咬牙道:“要几把?”

  “不贪,给我两把短的,子弹越多越好。”庞白没脸没皮地“抢”起来。

  “你TM……算了,明早给你送过来,先走了。”

  庞白笑着送走了李阳,走前还问了句怎么联系,李阳回答说自有方法。

  望着远去的李阳,庞白苦着脸笑了笑,转身回到了卧室客厅一体式的屋子。

  ……

  直到李阳走到楼下,他的嘴里还不断念叨着:“这一趟下来……少说十五万啊,本来想三万搞定的……艹!”

  ……

  远边刺目的阳光随着本身缓缓下落,直到再看不见,天边才升起了一轮月,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在这时候的地球上还能看见满月。

  自李阳走后,这小屋内就再次恢复了它那跟平时一样的寂静。庞白扭头看向一边挂在床头的温度计,“35度啊……果然到晚上就是凉快了些。”

  两百年前起,温室效应导致温度愈发地上升,到目前为止日均气温已经可以达到四五十度之多!这也导致空调运用的次数额外的增加,成吨的氟利昂的排出削弱了臭氧层对紫外线照射的防护。也就是那时起,地球的表层膨胀了……

  庞白拿起遥控器打开了挂在墙上的破旧的空调,虽说看上去破旧,但起码还能用。他再次抽完一根烟后躺在了那张两米的小床上,很快便睡着了。
序章 地球
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