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舍友

  镜子前,一名少年挠了挠头说道。
  
  “要去高中报道了啊...不知道能不能混三年上个大学,毕竟就我这个干啥啥不行的家伙,也不抱啥希望了。”
  
  随着话语落下,楼下便传来了一道女声
  
  “赶紧下来吃饭,迟到了我可不管你。”
  
  “好好好。”
  
  对于母亲的唠叨,少年早已习惯,也只好随口应付几句随即从床头柜上拿了些什么塞进书包内。
  
  “嘛,我习惯于带着它了吗...不过高中这种地方不应该带着的吧...”
  
  “怎么还没下来啊!”
  
  “知道了知道了。”
  
  少年急忙拉上拉链拎着书包向餐厅走去。
  
  “藤粟你得好好上高中,等我退休了也不用担心你这家伙。”
  
  面对母亲几乎每日一提的话语,藤粟只是点头回应,随即往嘴里塞进两片面包端着一盒牛奶便背上书包急忙出门了。
  
  “还好这次考上的高中离家很近,不然就我这赖床的性子怕不是得天天迟到。”
  
  藤粟将面包吞下随即唆了一口牛奶,摆出一副享受的样子...接着一脚踢倒一块硬物,身体止不住的前倾。
  
  “糟了,别告诉我我喝了一口就喝不到了啊。”
  
  向前翻滚几圈后藤粟仰天躺在地上。
  
  “为什么喝口牛奶都能摔跤啊..”
  
  藤粟抱怨了一句后站起身来看着地上不断从盒子内渗出的牛奶,观察了一眼四周后转身快速奔向学校。
  
  “不是我不想弄干净,是时间不允许啊。”
  
  在内心默念几遍后藤粟也不去想这件事了,第一天上学就迟到这可是很丢脸的事啊。
  
  ......
  
  “呼,呼,呼。”
  
  藤粟喘息几秒后抹了一把汗感叹道。
  
  “总算赶上了啊。”
  
  藤粟看着面前人山人海的校门口,并没有感到庆幸而是在心中哀嚎。
  
  “所以还得排很久了是吗,真的是,早知道就不跑这么快了。”
  
  藤粟朝着人群反方向走,就近找了棵树坐下,拉开拉链查看书包。
  
  “等等,我怎么把这东西带来了啊,万一被没收了我一年的努力都会白费的啊...嘛,藏在宿舍应该没事吧,希望别摊上随意动我东西的舍友。”
  
  藤粟将拉链拉上,看向一个个递交着东西并进入校园的学生,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
  
  “我的饭卡呢...”
  
  他翻找着书包,在几分钟后藤粟绝望的抬起头。
  
  “不会吧...饭卡不见了!?....也就是说没法吃饭了吗...不,等等,早上书包里确实有饭卡,那么能丢失放卡的地方怎么想也就是当时摔了一跤丢失的...可恶,我到底是回去拿饭卡然后迟到受罚还是暂时先蹭舍友的,之后在熄灯前翻墙去找回来...”
  
  ......
  
  藤粟进入了自己的宿舍门,感叹道。
  
  “害,白嫖多爽,等回宿舍了我再拿手电筒翻墙出去把饭卡找回来。”
  
  “你饭卡丢了是吗。”
  
  藤粟随着声音看去,在他的床的上铺一个玩着游戏的舍友探出头来问道,藤粟扯了扯嘴。
  
  “总感觉被别人知道很丢人呢...”
  
  “我这有多办的饭卡,就给你吧。”
  
  那人扔下一张饭卡随即缩回脑袋继续玩着游戏,藤粟捡起饭卡道谢后问道。
  
  “到时候我把办饭卡的钱还你,对了,你帮了我那我们就交个朋友吧。”
  
  “我和你不认识,给你饭卡纯粹是因为有多的。”
  
  “那就算了,反正早晚是朋友。”
  
  藤粟将书包扔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嘴里还念叨着。
  
  “这东西目前还不知道该咋处理...”
  
  “大家好啊,以后就是舍友了!”
  
  洪亮的声音传来,一个高大的男性弯着腰走入房内,随即将书包以及一个手提箱放在床尾。
  
  “交个朋友吧!”
  
  高大的男性伸出手,不等藤粟伸手便拉过手晃了晃,藤粟在心里想道。
  
  “现在人都这么开放的吗,这么自来熟的我可不适应啊。”
  
  “我叫悉永,今后就是舍友了啊!”
  
  藤粟叹了一口气随即笑着说道。
  
  “啊,得在一起待三年的舍友。”
  
  “恩!”
  
  “我说,你们能别这么肉麻吗。”
  
  上铺的家伙探出头来说道,悉永挠了挠头抱歉地说道。
  
  “啊,我忘了你呢。”
  
  悉永朝着上方伸出手,上铺的家伙一边吐槽一边还是伸出了手。
  
  “长这么高,都能直接碰到我了...”
  
  “既然这样,就等最后一个家伙了吧。”
  
  藤粟往后倒去,躺在床上自言自语,上铺的家伙小声说道。
  
  “喂,你们还没问我名字呢...”
  
  “ohh,原来是个傲娇吗。”
  
  “喂,傲娇是什么鬼啊!”
  
  上铺的家伙一边吐槽藤粟对他的称呼一边说道。
  
  “我叫蓟魏,至于别的称呼你们想怎么叫怎么叫,反正我不会在意的。”
  
  “哦,小魏魏这么好说话的吗。”
  
  藤粟不自主地说着...然后。
  
  “我说不会在意但你这称呼也太奇怪了吧,怎么有种我是女性的感觉啊。”
  
  “啊这,小魏魏不挺好听的,如果站在男性的角度上你不能接受,那就穿女装吧!”
  
  藤粟竖着大拇指看向蓟魏。
  
  “来自一位不知名的来打的赞美(确信)!”
  
  “谁要穿女装啊!”
  
  悉永连忙出来打圆场。
  
  “小魏魏...不对,蓟同学不要生气,都是朋友,是朋友。”
  
  “真是的,能别尽瞎搞吗。”
  
  蓟魏扭过头不再说话,这时一个男性似乎被揣进来似的来了个脸刹。
  
  “可恶的教导主任,迟早给你捆起来打!”
  
  在晃了晃头,那名男性站起身来说道。
  
  “原来如此,你们就是我这三年的舍友吗。”
  
  一秒...十秒...半分钟过去几人不见声响,这名男性倒吸一口气说道。
  
  “可恶,怎么没人回答,那算了,我来开个头吧,我叫骸铖,请多指教!”
  
  ...十秒钟过去了,骸铖再次问道。
  
  “为什么你们都不回答啊?”
  
  藤粟指了指门口,骸铖扭过头去,教导主任便站在门后。
  
  “听说你小子要揍我?”
  
  “啊不是,不是我说的...冤枉啊!”
  
  看着被拎出去的骸铖,藤粟耸了耸肩。
  
  “看来这三年有趣的事情会有很多呢。”
  
  
第一章 舍友
平凡的校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