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战征起源

  “我是无尽位面之主,我是诸多世界之神,我是所有宇宙文明的主宰,我是真实与虚幻之王。
    我是战征之神,我的权柄凌驾于永恒之上。
    我是战斗与征服,我便是战征本身。”
    灰头发的老头瘫软的坐在他的王座之上,俯瞰着大殿中一百名应召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只是一个将死的老者,但是另一种意义上,却是所有世界最强大的神明。
    因为他是从所有的战斗意志中诞生的神灵,大到国与国的战争,星域与星域的战争,小到争强好胜,攀比虚荣的点滴心理,都是滋生他存在的养分。
    但是如今的他却将要死去,并且更要从10000个应召者中挑选新人来接替他的职位。
    “我擅长三亿六千万种战斗的方法,我从中筛选出了100种核心战征法门,每一百年我会从诸多世界与位面召唤10000名应召者,将这其中100种核心战征方法分别传授于他们。
    10000名应召者,将会每人学会一种战征方法,成为我的战征使者,然后我将派遣他们前往八个主世界中去进行战斗,寻找我投放在那些世界的八件战神之证,100年时间,若是你们能够击败所有的参与者,便可以回到这个大殿中来。
    效忠于我,或者挑战我。
    效忠于我者,将永远的成为战征之神的大使,常驻各个世界为我而进行战争。
    挑战我者,若胜出则继承战征之神的神位,若失败,一死而已。
    来吧,为我而战吧,我的臣民。”
    老者挥舞起带满戒指的双手,挥洒出片片光芒,这些光芒仿佛雨水一样撒泼下去,淋在了每一个应召者身上,浸入他们的衣服,直至骨髓深处。
    有些人嚎啕起来,剧烈的疼痛摧毁了他们的意志,有些人满心欢悦,用微笑来承受神恩。
    但是神恩实际上是公平的,每个人都获得了等量的神恩,并且他们将会以这些神恩作为自己的武器,去征服所知的各个世界,星域,空间。
    老者看着手忙脚乱的应召者,哈哈大笑。
    当所有人都完美的承载了神恩之后,老者又再度挥了挥手。
    伴随着一阵光芒闪烁,一个个获得了神恩的应召者,化为一道道流光,向着八个主要的方向飞去。
    那里,便是八个属于应召者们的主战场。
    八个截然不同的主世界。
  ————
    安然静坐在一片废墟中,夏离看着身旁的陪伴者。
    那是一个漂浮着的光球,除了本体淡蓝色的幽光外,身体的四周更是似乎有一些萤火般的流光在飞舞着,似乎外界的光照耀在它身体上的时候,都会流动一般。
    光球有人头般大小,或者更大一些,一闪一闪,仿佛是随着夏离的呼吸而闪动一般。
    夏离花费了好一段时间才搞明白,这东西,是自己的追随者,也就是那自喻为战征之神的老者所赠与的神恩。
    每个人所获得的神恩都不一样,老者说的很清楚,一百个人获得的是老者的核心战征方法,而夏离获得的这个,自然也是其中一种。
    夏离获得的这种神恩,属于追随者大类,当夏离终于掌握了与这个大号光球沟通方法的时候,终于知道了它的名字,异灵,是一种能量型生物,也可以视为一种元素生物。
    这不由得使他想起了某个游戏,而似乎,这个异灵所能够给夏离带来的能力也相对类似。
    夏离只要在这个世界收集足够的资源,便可以吩咐给异灵来构造建筑物,而构建的建筑物,也可以使得夏离获得一些增益科技,又或者进行合理的消费来生产出战斗兵员。
    夏离对此束手无策,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在这个自己所处的世界收集资源来填饱异灵的要求,但是很明显,如果自己不能提供给异灵足够的资源,夏离又无法让异灵制造出基地一类的建筑物。
    庆幸的是,异灵拥有自主资源探索功能,这使得一筹莫展的夏离或多或少的心理有了点谱。
    夏离就这样安逸的跟在自己的异灵身后,让它引路自动找到了一块水晶矿洞,看到这一处水晶矿脉的时候,夏离不由得失笑出身。
    还真当是玩游戏么?
    夏离一边叹气,一边看着异灵开始缠绕起水晶矿。
  在异灵的工作之下,水晶矿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分解为雾状气体,带着一点点的蓝色,然后被纳入异灵的光球身体里,接着,夏离便清晰的感觉到,似乎异灵对自己传来了新的讯息。
    “次级晶石矿,每立方米次级晶石矿可以提供20点战征点数,每天可采集约10立方米的次级晶石矿,该处次级晶石矿可提供总数为3000的战征点数。”
    夏离感受着异灵传讯过来的信息,颇为满足的点了点头,似乎还不错。
    构建一个前进基地需要消耗400点战征点数,看来也只是五天的事情。
    而这里的晶石矿总计有3000点战征点数的提供,看来养活现在的自己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论如何,至少,夏离也终于找到了现阶段的目标。
    正想着,突然听到附近传来了人声。
    “没想到有人捷足先登了。”
    有个人轻笑着的走进了矿洞,矿洞不是很深,夏离站在暗处,映着异灵所发出的辉光,能够清楚的认出这个人是刚才在应召者大殿中出现的人。
    他与自己站的很近,差不多也是同一时间化为流光飞向了这个世界,只是在半空中的时候,两道光束分叉开来,分别落向了不同的地方。
    克里,记得这个家伙似乎叫这个名字,那还是他擅自走上来自我介绍时说出的名字,毕竟为了等待那个仿佛断气的老头说一句话,就要等上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足够人们互相照面与交流了。
    他大概是个好人吧,那种带着温和笑容的人。
    虽然形象一般,但是那温和的笑容很能捕获人,再加上他当时自来熟的那种感觉……
    “克里,我在这里发现了一处矿脉,只是我一个人可能用起来有点多,你要不要来分一些。”
    夏离看着这个面带笑容的家伙,仔细打量着他。
第1章 战征起源
战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