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在救济处

  黄昏将至。

  零零散散的却还有几个瘦小的身影向着救济处的方向走过来。

  莱弗叹了口气,有些疲惫的倚靠在救济站的墙上。

  相比说那些人流量大得多地方的那种救济站,莱弗所在的这个救济站根本就没得比——破败的环境是其中的一大因素——木制的墙壁布满了破洞、裂隙、和蜘蛛网,就连门都没法好好的关上。

  不过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只要再给这几个孩子发放完救济,应该就能回教堂那里去了罢。莱弗盘算着。

  那几个瘦小的身影逐渐靠近了,不外乎都是一副脏兮兮的样子。莱弗也没有多注意,只是有些疲惫的从粥桶旁的桌子上拿起几个木碗,准备给这几个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可怜孩子一点食物吃。

  他觉得自己已经尽量不去让自己的动作显得不耐烦了,但是那几个孩子仍旧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他的善意一般尽可能的离他远些。“要不是这些食物诱惑了他们的肚子,恐怕他们见到我只会远远的躲开吧。”莱弗自嘲似的想着。

  他似乎从来都是这样一个人——不招人喜欢的一个人。“是怎么回事来着?”莱弗有些费劲的想着,手中舀粥的举动却没有停下来:“太久没有人在意...都忘记了啊......”他像是释然般的笑了笑:“不过大概就是失火之类的什么罢...我烧成这个样子,别人害怕倒也不能怪别人。”

  不大一会儿功夫,粥就盛好了,莱弗准备将几碗粥递给不远处有些胆怯的那几个孩子时,才发现自己身边还站着一个孩子。

  那个孩子看起来和其他人一样破烂,但是他的瞳色是淡蓝色的,想来不是个本地人。

  莱弗一边给这个孩子盛同样的粥,一边有些好奇的问:“你不怕我吗?”

  那个孩子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拿过了粥。

  “你叫什么名字呢?”莱弗又问道,不过这次他假装是不经意间的问题。

  男孩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无言的吃着碗里的粥。

  “...你想再来点吗?”莱弗试图说点什么来让眼前的这个孩子发出点声音——但是那个孩子似乎能抹除声音一般,就连喝粥都没有声音。

  莱弗忍不住怀疑那个孩子是不是有什么疾病之类的。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那孩子说话了,声音很轻,但是还蛮清晰的。

  “格尔坦丁。”那个孩子像是欲言又止似的顿了顿,然后又轻声说:“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格尔坦丁?”莱弗感觉这个孩子很是神秘。

  “为什么...害怕?”那个孩子有些不确定似的说道。

  “像我这样浑身上下该裸露的地方都缠着绷带的人,难道不会被害怕吗?”莱弗又问道。

  “不明白。”那个孩子困惑似的说道。

  “我这样的打扮,会很吓人吧?所以他们就害怕喽。”莱弗试着尽量说话说的通俗易懂些。

  “...那...不是理由。”那个孩子看着莱弗的脸,摇了摇头。

  莱弗注视着那个孩子,他淡蓝色的瞳孔中映射着自己可怜的模样——象征着神所庇佑者的白色长袍、象征着神所怜悯者的肩章,都不如那象征着自我欺骗者的绷带来的夺目,来的可悲,来的痛苦。

  莱弗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那...理由是...”

  那孩子又有些困惑了,以至于语气中都带着疑惑:“不为什么。因为并没有隐藏什么啊。”

  莱弗的心突兀的一阵绞痛,他本以为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想要隐藏的是什么——那场大火根本就不是意外事件,只不过是掩盖另一场暴行的手段罢了——而他的烧伤也没有多么严重,早就已经在神的光辉下恢复如初了——只有那道伤口一直不曾痊愈,无时无刻不在带给他痛苦。

  “喏,就像是把墨水滴在水里,最后整杯水都会变成墨水的颜色一样。”那孩子似乎是意犹未尽般的说道:“而且玻璃杯子是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里面的。”

  莱弗的手不安的从一旁移动到腰间,最后还是缓缓的放了下去。

  他不明白是自己多想了还是怎么样,明明只有他清楚,那不知多少个日夜刻骨铭心的刺痛——而在漫长的日夜里,那种刺痛早已逐渐从腹部蔓延至全身,甚至于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骨肉里。

  “所以...那是什么?”莱弗的声音逐渐沙哑了。

  那孩子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莱弗无奈的笑了笑:“没什么。”

  过了一会儿,那几个孩子吃完了粥,都放下碗各自准备回自己那简陋的容身之所去了——也许是某个公园,又或者说是某座天桥的下面。

  莱弗伸手拦住了那个先前与他对话的孩子。

  “你今年多大了?”莱弗问道。

  “不知道。”那孩子条件反射般的回答到,随后又小声的补了一句:“也许是10岁吧。”

  莱弗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拽着那个孩子的胳膊,向着不远处的教会走去。

  教会所处的地方的确有些偏僻,但是借助于神的恩泽,信徒们得以拥有超越凡人的力量与物品——这使得在这一地区教会的力量很是强大。

  教会每年会收录一些人——这些人大多年龄不大,因为这样更能使神的意志铭刻在他们心中。

  这也正是莱弗所想的——教会的成员引荐一个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要简单的多的。

  教会的外墙与其中的穹顶在夕阳的映照下呈现出金黄色,显得格外的神圣,

  莱弗拽着那个孩子的手,往教会的门口方向走去。

  那里站着几个穿着盔甲的人,还有几个准备进去的牧师。

  他注视着那几个牧师——不过很遗憾,并没有他所认识的。

  “所以...到哪里去?”那个孩子有些困惑的问到。

  “那不重要。”莱弗回答说,然后拽着那孩子走进了教会。

  几个守卫并没有阻拦的意思。

  莱弗也并没有搭话的意思。

  就很是平常的,却又不平常的走进教会里去了。
第一章 在救济处
洛伦文之诗 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