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旅行(1)

  “你怎么了?”

  黑暗中,她似乎听见有什么声音传了过来。

  但是那声音太微弱了,叫不醒她的灵魂。

  “她或许是死了,你看,她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了。”这是个与先前那个声音不相仿的声音,有些苍老而沙哑。

  “但是她在流泪啊,她看着那样的难过。”

  “但是我们怎么帮她呢?我们恐怕没有什么办法...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残酷——以前就是这样,现在则更残酷了。”那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带上了些哽咽。

  “但是...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的话,她若是醒了,也走不到最近的城市吧。”

  “那么我们就在这里留一些东西好了...食物,水,钞票这些我们还是有点富裕的。”

  “那么就拜托了,上校。”

  “别叫我上校,那让我感到拘谨的厉害。”

  “好吧......诶?这孩子是个舰娘欸。”

  “是么...你怎么看出来的?”

  “猜的,而且你没有看出来吗?”

  “...没有。”

  “啧,这是不是说明了我的潜质?!我想我一定是有特殊能力。”

  “你不是猜的么?还有,我们继续呆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用了吧?”

  “那我们就这么走了?我还想试试看能不能让这位舰娘加入我们的护航舰队呢。”

  “恐怕那是不可能的,我看她今天是醒不了的了。”

  “那可太糟糕了,不过至少留点联系方式什么的,那样还能有点期待不是吗?”

  “期待你成为提督之后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对啊,难道不应该这么做吗?”

  “好吧,随便你。”

  两个声音又在原地交谈了一会,然后渐渐远去了。

  黑暗愈发的深邃了,还冰冷的厉害,她几乎没有思考的能力了。

  黑暗之中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涌动着——就像是寒流一样。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什么东西——或许是灵魂,紧紧的缩成一团,还微微的颤抖着。

  “不想...沉下去啊......”黑暗中,她似乎听见自己的呢喃。

  “沉下去的话...就再也没法醒来了呢.....“

  黑暗愈发的寂静,显得有些瘆人。

  她几乎没法保持思考了——虽然也没有什么需要思考的。

  直到有什么东西触动了她的灵魂。

  “呃......是...什么?”她迷迷糊糊的想。

  空气中传来一阵飞鸟扇动翅膀的声音。

  “只是...那个吗?”她睁开了眼睛,看见一根树枝上停留着一只雪白色的鸟。

  “唔......为什么...身上好痛...”她费力的抬起一只手,小声抱怨说。

  没有人回答她的话,她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很陌生的地方。

  “欸?是...发生了什么?被奇怪的人带到了奇怪的地方吗?”她坐起身来,有些困惑的说。

  “我...我为什么在这里...我记得...我是...我...”她困惑的微眯起了眼。

  “太阳...好亮......不想呆在那下面...”她一边这么喃喃自语着,一边小心的站起身来。

  这时候她才来得及看看四周的东西。

  “唔...我在一片沙滩上...然后...那里有一个包裹......还有...一个游戏机...”她一边观察着周围,一边喃喃自语说。

  “包裹里...有水和食物...小刀,打火机和一点亮闪闪的硬币...还有...我的环。”她拿起那个包裹,翻看了一番,然后拿起那个环戴在了头上:“这样会显得整齐些吧?唔...里面还有一封信。”

  “信上...写了什么?”她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打开信封看了起来。

  “你好,我们看见你一个人躺在这里,想到你可能会有困难,所以留了一个包裹——你的饰品应该也在里面。另外,如果想要帮助的话,可以来这个地方。——普兰顿市的希里伯商队。”

  “嗯...很有意思的样子...”她默默的想:“那么现在要做什么呢?”

  她看向了沙滩上那个人形凹陷中嵌入沙子里的游戏机。

  “那么来玩玩这个游戏机吧!”她这么想着,然后也这么做了。

  游戏机的尺寸刚刚好,她拿在手里一点也不觉得难受。

  “唔...要创建角色吗...那就叫...伊凡好了。”她灵巧的敲了敲游戏机的键位。

  *loading...(45%)

  *游戏载入中...

  *为你的舰船进行参数设计,你当前具有:2000预算。

  “唔?很好玩的样子呢...那么就设计看看吧。”

  *标准排水量:2560t;满载排水量:3250t。

  *最高航速:34节;最大航程:16节/5500海里。

  *武备:5门128mm火炮;4部4联装防空炮;2部4联装533mm鱼雷管;深水炸弹:有。

  *装甲:正常。

  *预算剩余:406

  *开始游戏:Yes/No

  “那么就开始吧!”

  *loading...

  *目标——消灭敌舰队。

  “唔...看起来不是很难的样子...那就试试看吧!”

  她操作着自己的船,先是拐了一个大弯,然后将炮口对准了对面的那艘驱逐舰。

  然而是对面的驱逐先开火了。

  “欸?我还以为这是个回合制游戏...不过应该不会太难吧?”

  就这样,她体验了什么是完败——她没有命中一炮就被击沉了。

  “诶?怎么会........是那种要练习才能赢的游戏吗?”她有些懊恼的想。

  “那就...多练几局好了。”她赌气似的大声说。

  于是又一局游戏开始了,伊凡号在命中敌舰一发炮弹后光荣沉没。

  第三局,伊凡号发射了鱼雷,鱼雷没有命中,伊凡号沉没了。

  第四局,伊凡号进行了17轮齐射——在第十八轮齐射时终于命中了敌舰——但是没有什么用,伊凡号被击沉了。

  第五局,伊凡号终于在使敌舰中破后沉没了。

  第六局......

  第二十局,伊凡号在自身微创的情况下击沉了对手。

  她长吁了一口气:“现在可以试试看下一关了吧。”

  “啊?要一次面对3艘敌舰吗?”

  第一局,伊凡号在击沉了一艘敌舰后被击沉了。

  第二局,伊凡号使用鱼雷击沉了一艘敌舰,另一艘敌舰重创——然后伊凡号也进海底了。

  第三局,伊凡号击沉了两艘敌舰——还有一艘差不多该弃船了。

  第四局,伊凡号终于击沉了全部敌舰——自己也沉了。

  “唔...很好玩的游戏诶...只不过...果然还是我的技术太差了吗......”她自言自语着。

  “诶诶诶?天...黑了么.....”她不经意间抬起头,才发现天已经黑了。

  “得去找个有人的地方啊...这么黑的晚上,应该不会有危险吧?”她有些担忧的想:“唔...但是好像也没有什么必须要做的事情...所以应该是可以在晚上乱跑的吧?”

  她站起身来,向着海边走去,她忽然间发现海水似乎并没有什么令人害怕的东西。

  “海面很平静的样子...应该不会有危险的说...唔...好亲切的感觉...”她走到浅滩上,感受这海水漫过脚尖的感觉:“唔...这种感觉...是可以浮在上面吗?”

  她只是这么想了想,一副舰装就从她身上展开来了。

  “诶?是什么...唔...但是这样就能在海面上移动了吧?”

  于是她在海面上移动起来——6节、12节、20节、一直飙到了32节。

  “呜呼!美妙的大海啊!我来了!”
一个人的旅行(1)
普通的人?